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鬼故事 > 看不见的你 > 详细内容

看不见的你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95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tbon021.com 收集整理

谁也不曾想到那个那么爱笑的女孩会以这么惨烈的方式死去,甚至没有留给任何人反应的余地。

顾澄是一个非常爱笑的女孩,脸上总是挂着笑容,灿烂的连太阳都比不过,总是阳光的没有一丝阴暗,似乎没有任何事情能让她难过。

不过她家庭不怎么好,她爸在他出生的时候在工地把腿摔断了了没了收入,天天酗酒,她妈不会工作,一家人就指着他爸补贴过日子,后来日子越来越困难,她妈就跟别人跑了,那是顾澄七岁的时候。

上了学我才明白,最伤人的不是生活而是人心,一句句恶毒的话我现在都不敢置信是从一个个孩子口中吐出。

我妈妈说你妈是个婊子,不是个好东西丢下你那个腿瘸的爸跑了。让我不要跟你一起玩,会带坏我们。

你爸不是个好东西,天天借钱赌博喝酒,你肯定也不是个好孩子。

大家不要和她一起,她是坏孩子。

大家似乎都觉得说的很对,没有一个人反驳。

明明大家都还是十几岁的模样,却感觉每个人身后都立了一条毒蛇,朝着顾澄龇牙咧嘴。

顾澄还是笑着不说话,只是笑着,笑的连眼睛都眯起来了。只有紧紧抓着裤子的手指,流露出她的不安,她的眼神在人群中寻找着,搜索着。

我知道她是在找我,懦弱使我低下下了头。

似乎是有人开了头,还是顾澄那一脸无所谓傻呵呵的笑容,让大家欺负她成为了乐趣。一开始只是揪揪她的头发,后来呢,我记不清了。

一次一次,一步一步的将你我推向深渊。

那个年纪的我们根本不知道这样的话有多恶毒,这样的行为有多让人绝望。

对不起,没有用。

那时候的我们根本不知道死亡是什么…

️二

“砰”

鲜血染红了地面,鲜血晕出一圈又一圈的痕迹,血泊中映着她笑的诡异的面容,这一次她的眼睛睁的很大,大到我能看清整个瞳孔。

顾澄跳楼了……

轰动而又壮烈,她以这样的方式,以自己的生命诉说人心的黑暗。

整个教学楼都轰动了,大家全部吓的不敢说话,没有人会想到发生这一幕,没有人。

有几个胆小的人被吓的直掉眼泪,嘴里念叨不关我的事,不关我的事,似乎恐惧在每一个人心里放到最大。

在场的人,大家虽然还小却也明白她的死跟自己脱离不了关系。

她的尸体被爸爸领走了,一直在骂,说她是个扫把星,刚出生就害老子断了腿,才过几年,老婆跑了。赔钱货,死了正好,没人克老子。

骂骂咧咧丝毫不顾及满校的孩子,一言一语没有一丝一毫的伤心,只是诉说着满腹的怨恨,丝毫没有顾忌他的女儿刚离世,一点都没有为人父母应有的仁慈。

我呢,我呢……

这些年我做了什么?我什么都没做,我就只是静静地看着,没有说话,没有阻止,只是看着。

我比那些欺负她的那些人更让她感觉到绝望。

我似乎又看到她瞪大双眼,满脸笑容看着我

“优优,你为什么不拉我一把?”

“优优,我们不是好朋友吗?”

我似乎听到顾澄的声音,委屈而又怨念。

️三

我们是一个村的,每天一起放下学,一起走路回家。

我知道顾澄为什么每天都穿着长袖,她满身紫紫红红的伤没有一天是消下去的。

她总是乐呵呵跟我说没事的,一点都不疼。

我跟妈妈说,妈妈跟我说“顾澄是个可怜的孩子,小小年纪妈妈走了,爸爸又是个没用的,每天只知道酗酒,打人。她爸爸是个泼皮,有些事不好管,你跟她一起能照顾就照顾一下吧,那个孩子太可怜了。”

她曾经说,幸好还有我。

我却是将走在悬崖边的她推向深渊的最后一阵风。

她死后的那个笑容成为了我的梦魇。

听我妈说澄澄的爸爸在领她回去的那个晚上,喝醉了摔死在自家门口,而澄澄的尸体就被扔在院子里,睁大的双眼一直盯他爸笑的诡异。

大家都说这事太邪乎了,村里每个人出了点钱第二天就把他们葬了。

好像传染病一般,座位上的同学,一天比一天少,曾经欺负过澄澄的同学,全都病倒请了病假。

我每天活在惧怕之中,下一个会不会就是我,下一个就到我了吧。

她一定很恨我。

也许心里作用,我吃完晚饭背着书包上楼,啪嗒啪嗒,踩在楼梯的脚步声,总感觉有重声,就好像身后跟着一个人,回头看一眼却什么都没有。只有后背的阴寒让我感觉到不是错觉。

晚上洗澡的时候总感觉能听到水滴在地上有节奏的声音。

滴答滴答…

明明检查了所有的的水龙头花洒,没有一个地方在漏水,这个声音就好像是头顶上传来。

滴答滴答…

我怕的感觉洗澡水都是凉的,叫了妈妈过来听,却听不到那个声音。

是她,是她来找我了。

灯光昏黄,窗外树影搖跌,突然刮起的大风让房子发出呜呜呜的哭鸣声,窗外树枝在空中张牙舞爪。

呜呜~

无处不入的风声,让我躲在被子里瑟瑟发抖,房间外晾衣服的竹竿在半空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就好像她死前未说出话。

我又看到了她睁大眼睛瞪着我笑的模样。

脑袋扁了半个,还噗噗的冒着鲜血,血肉模糊,满脸血迹,笑的诡异,一步一步朝我靠近。

停在我半步远低着头看我,诡异而让人恐惧。

她只是看着我笑,白色牙齿透着满嘴鲜血,越咧越开,那笑容几乎要咧到太阳穴,张大的嘴巴似乎可以吞下我整个脑袋。

她慢慢抬起双手将咧到太阳穴的笑容慢慢往下拉,越拉越下越拉越下,血顺着脸颊往下流,难过的泣血面容出现在我眼前。

你忘了吗?你说过要和我做一辈子的好朋友的。

既然你忘了,我就来提醒一下你。

她的双手紧紧握住我的右手,脸上又露出那个咧到太阳穴的恐怖笑容,她的力气很大似乎要把我扯离,一下又一下,我用力反抗,极力挣扎,我感觉的意识开始模糊。

“优优,该上学了,都几点了,还赖床?”

妈妈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却感觉很遥远,感觉睁开眼睛都很困难。

“哎呀,怎么发烧了。等等,我给你去拿温度计”

我抬起的手想抓住妈妈离开的身影,却被自己右手上的一圈青痕吓的一激灵。

这一切都是真的,她来找我了。

我想裹紧被子却发现自己一点力气也没有。明明在发烧,却感觉冷的要死,就好像旁边摆了一个空调呼呼的吹着冷风。

“我的天,40度了,快穿衣服,带你去医院”

我看着妈妈忙不迭给我穿衣服,慌慌张张抱着我出了门。

被妈妈抱在怀里的是我,那现在躺在床上的我又是谁?

“现在我们终于可以永远在一起了”

我抬眼看向我的右手边,澄澄张着咧到太阳穴的恐怖笑容瞪着我看,她的双手紧紧拉着我的右手一直没有放开。

“我们终于可以一直一直做好朋友了”

“前阵子不是流感吗?好多孩子得病了,只可惜言家的孩子了,听说发高烧,傻掉了,跟木头一样,动都不动了。”

“你们有没有感觉特别邪乎,好端端怎么都没了?老顾喝了多少年的酒,最后死自己家门口了。言家孩子不是和顾家玩的好吗?这才几天,人就这样了,会不会…”

“别提了别提了,你这话说的我汗毛都竖起来了,要不凑点钱给她超度一下吧,这孩子也怪可怜的”

村里人,没事就爱凑在一起说点闲言碎语,谁都怕这祸事没准就要到她们头上了。

我天天看着妈妈抱着我哭得伤心,我的身体没了灵魂就像是一具木头躯体,有血肉无灵魂。而我呢,我被顾澄拉着,紧紧拉着,挣脱不了。

“这次你再也躲不掉了”澄澄阴森森的话语在我脑海中响起。

我被澄澄拖着越走越远,我看着自己身体气息越来越弱,却无能为力。

最终,我果然和澄澄一直在一起了,在地狱里。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