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家里鬼故事 > 临死前的诅咒 > 详细内容

临死前的诅咒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97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tbon021.com 收集整理

“铃...铃…铃…”

瑶瑶迷迷糊糊的,伸手够着放在床头的闹钟,按下闹铃开关,“真烦,又得要早起了,不知道我是起床困难户吗?”

起身坐在床边清醒了一下,就去到卫生间,上完厕所,洗脸、刷牙、化妆一气呵成,没一会就好了,看了一眼美美的自己,就骑着自己的小电驴出门了。

瑶瑶是一位刚毕业没多久的实习生,在一家福利还挺不错的大公司里面实习,也算是迈开了人生美好的第一步,她的父母才会安心她在外地生活,不要求回到他们的身边。

9:00整,“当...当…当…”城市里的钟敲打着发出声响,准点报时。

瑶瑶也压着线到了公司打卡,进去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就差一分钟,真险,”她看着手表,庆幸道,不然这个月的满勤补贴就又没有了,上个月她就因为迟到没有拿到,怎么说也有200块。

看着几个急急忙忙的同事没来得及,迟到了,她心里还有一点幸灾乐祸的感觉。

“嗨,瑶瑶,帮我把这个文件整理一下,谢谢!”一个身材修长,长相俊美的男人弯下腰对她说。

这个男人是公司的李部长,为人看着很和善,平易近人,而他的老婆也在公司,是人事部的组长,姓严,都叫她严组长,人看着就很凶,是一个工作狂,与部长的性格形成鲜明的对比,也不知道两人是怎么走到一起的。

忙了好几个小时,终于把文件都整理好了,瑶瑶累得腰酸背疼,伸了个懒腰,跑过去冲了杯咖啡,缓解一下自己的疲惫感。

“瑶瑶,累吗?实习生都是这样,前期都挺累的,做一些杂的工作,后面就好了,”这时女同事心如走过来安慰道。

“谁说不是呢,不过还好,也没有那么累啦!”这样的充实生活反倒是让瑶瑶觉得满足。

到了吃午饭的时间了,大家各自都扔下了手中的活,结伴去食堂打饭,虽说菜色不怎么样吧,但还凑合,现在能包饭的公司也不是很多了。

“你们快看,他们两一定又吵架了。”

“是啊,严组长那脸耷拉的老长了。”

“不知道是不是又是哪个小女生勾引部长被他老婆看见了,还是组长没事找茬?”

“都别乱说了,吃饭吃饭,小心组长听见了,拿你们开刀。”

……

看着邻桌在那叽叽喳喳的,瑶瑶也看向那里,果然组长恶狠狠的盯着部长看,而部长却安静的吃着饭。

瑶瑶吃着饭,总感觉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大家回到办公室,各自忙着各自的事,果然大公司就是不一样,任务量安排的很多,每个人根本停不下来,这应该就是职场吧。

突然,旁边一阵风吹过,大家齐刷刷的往旁边看去,严组长正气呼呼的往部长室那走,在场的所有人都默不作声,心照不宣。

“看来,这夫妻俩免不了这一仗了,”一位同事倚在靠背上,双手抱头,一脸幸灾乐祸之态。

大家也纷纷等着,像是要看好戏一样。

“¥&*%¥#@%&.……”根本听不清在说些什么,算了,大家还是老老实实做着自己的事。

大概过了10分钟不到,争吵的声音越来越大,再一次把他们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你这样对得起我吗,我做鬼都不会放过那些勾引你的女人…”什么情况啊这是?

“啊……”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就看见部长从办公室冲了出来,直接下了大楼,他们也跟了下去。

刚到楼下,就看见部长抱着跳楼的组长痛哭,因为摔在了楼下的花坛,她的头已经瘪下去了,双眼充满着血丝,那个角度似乎正朝着他们看,双眼充满着怨气。

这一天,他们都被带去警局了解情况,到了晚上才回去。

“据说公司有好几个人都和部长关系不清,换做我也气炸了”一位女同事说道。

原来部长也有这样丑事啊,怪不得老婆这样,不过部长这么帅,拈花惹草也是可能的。

也没几天,部长可能处理好了组长的后事,回来上班了。

“对大家很抱歉,出了这样的事,组长她有间接性的幻想症,所以才发生了这样的事,作为上司和老公,我都很对不起她,希望她在另一个世界能够安好,”部长对着大家鞠了一躬。

“还有一件事要宣布一下,就是心如升职为组长,交接严组长的位置,大家没有意见吧?好了,散会,”说完就进了办公室。

瑶瑶很替心如高兴,心如也是。

中午,吃饭的时间又到了,瑶瑶坐在食堂,等着心如过来,不过最后是心如和部长一起过来的,可能是交接的事宜吧。

可吃过饭,周围的同事就用异样的眼神看着心如,瑶瑶心想可能是嫉妒吧,组长和文员的底薪直接翻了一番,换谁都看着眼红。

离严组长去世正好第七天了,头七应该得回去祭拜的吧,到了下班时间,可李部长还没有走,瑶瑶和心如也有很多事没完成,得加班,估计部长也和他们一样忙吧,对事业很重视。

“心如,你过来一下,有一些事情要和你讨论,”部长打开门喊心如过去,心如小步小步的跑了过去,高跟鞋击打地面的声音显得十分刺耳。

他们俩到了里面,外面整个大的办公室就剩下瑶瑶一个人,只能低头继续做着自己的事。

突然,一阵风吹过,外面怎么这么大的风,瑶瑶就想去把窗户关好,可刚起身,办公室的灯泡就不停地闪。

一个影子从窗外飘过,那速度怕是比运动员还快吧,一晃就没有了,这可是8楼啊,看那影子的去向,不正是部长办公室吗?

她小心翼翼的踱步走到门口,从门缝里竟然看见部长搂着心如的腰。

“那个老女人反正已经不在了,就算是头七我也不怕,她也不可能找到我,等这件事过去了,我就娶你回家。”部长亲吻着心如的脸颊说道。

他刚说完,瑶瑶竟然看见了…死去的严组长正站在他俩的身后。

突然,部长室的灯灭了,瑶瑶两眼一黑,什么也看不见,可再等到灯亮的时候,整个房间充斥的血腥味,部长和心如倒在地上,浑身是血,他俩的脸都像是被什么击打过一样,全都瘪了下去,就像是严组长死后那样。

瑶瑶想要叫,却叫不出声,人在惊吓后是发不出声音的。

本能驱使着她快跑,可刚回头,就看见楼外的窗户那,严组长在对着她笑,很诡异。

第二天,所有人到了公司全都被眼前的景象吓傻了,部长和心如惨死在部长室里,瑶瑶坐在满是已经凝固了的血泊中,手里拿着沾上血的花盆,对着窗户那傻笑。

原来,瑶瑶才是一名间接性幻想症患者,严组长是她幻想出来的,而李部长和心如才是一对真正的夫妻,造成这一切,是因为她刚进公司就暗恋上了英俊的部长。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