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事件 > 玉翎尸 > 详细内容

玉翎尸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58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tbon021.com 收集整理

“老二快点,人家小兰都没说什么你别给我装死,前面就是侧墓室了,这趟折了十几个人不带点好东西上去就赔到姥姥家去了。”说话的大个子举着狼眼手电筒怒气冲冲的喊着。

“废话,鬼知道刚进来就有倒霉鬼碰到了机关,第二条通道就用人命填过来的,你还喊着快,要不你先上去探探雷?”长着三角眼的老二不甘示弱地反驳着。我们的人已经不多了,十八个人下来现在居然只有三个人在我身边,所以作为领队的我自然不可能让这场闹剧继续下去。

“够了!这趟栽了,待会进入主墓室直接拿走小物件,大的不用管,拿完赶紧走,这个墓不对劲,尤其是刚进来的时候那股子腥气跟别的墓里的死气完全不一样。”

两个家伙才悻悻地闭嘴。我又看了看在旁边沉默不语的小兰,不愧是自己的女人,每次在危急时刻从来不给自己捣乱。

侧墓室的门刚一打开,一股子不知道积攒了几千年的灰尘扑面而来,与之一起的是大个子跟老二的惊叹声。绿色!铺天盖地般的绿色映入眼帘,竟然是一座用玉雕刻的微型的城市。人物比例大概在五比一设计的,雕刻的栩栩如生,就连表情都分毫不差。

老二瞪着眼睛看了半天,又咽了一口唾沫缓缓而道:“这应该是魏晋南北朝时期梁国后主萧宝融的墓室,野史相传萧宝融爱玉如命,就连餐具都是用最好的玉做的,当时收集了世间各种各样的玉石,为自己造了一个前无古人的玉石墓。”

这时小兰指着最中间的那个宫殿里的红玉小人“那个是不是就是萧宝融,只有那一块是红色的玉。”我上前看了看,如果这货真的是萧宝融的话,那这个梁国后主的长相实在不敢恭维,鹰钩鼻,四方嘴,脸是方的,唯一能看的丹凤眼在这张脸上更加衬托这位帝王的猥琐气质。

老二上前去看了看,回头眼神狂热地对着我们喊:“这应该就是萧宝融的玉像,原料是赤血玉,这么大的一块足够买十套八套别墅的了,也就只有帝王家才用的起!”

一直怒气冲冲的大个子跑过来瞪着那双吓人的大眼对着我“头儿,这玩意应该是最值钱的了,把它拿走这趟绝对不会亏!”说着就伸手拿向那个红玉小人,“你给我住手,忘了刚进来的时候那几个人手贱想把墙上的玉块抠下来,结果触发了机关死无全尸,你也想那样?”

大个子听了我的话脸上的兴奋才终于减弱了一点。但是他突然一呆,眼神瞬间变得空洞,我看到他这样子也愣了一下。没等我反应过来他直接上去把萧宝融的赤血玉从宫殿里拿了出来。

很快大个子的眼神又空洞变成了迷茫,我气得不行,揪着他的衣领吼道:“混蛋!你知不知道,你这个举动有可能会让我们所有人给旁边的死鬼陪葬!”

大个子没有动,接下来的一句话却吓得我一激灵:“头儿,刚才有个声音跟我说了句什么,然后我就没有意识了。”

一般来说墓里除了阴森森和死气沉沉也就没什么了,但是这种千年的帝王坟说不准会发生什么,对于大个子这种情况,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个墓邪乎,就拿这一个赶紧走!”

话还没说完,地面开始小幅度的震荡,不对,这是从旁边那个门传来的。震荡的同时还有就像是指甲抓墙的声音,听着就让人头皮发麻。

我下意识地看了看刚才萧宝融的赤血玉放置的地方,底下果然有个按钮,这个大概是重力平衡的机关。只要赤血玉离开这个地方机关出发旁边的门就会打开,天知道门里面那是什么,反正活人绝对不想遇到里面的东西。

我赶紧从大个子手里抢过来那块玉,想把赤血玉放回原处,但是刚要压住那个按钮的时候,原本栩栩如生的萧宝融直接化成了一滩红色的液体。

老二看起来也急了,尖着嗓子解释:“野史记载,萧宝融当初研究出一种特殊方法,让玉石的熔点下降,即使是人的体温也足以融化,没想到这玩意过了千年还有用。”

震荡渐渐平息了,取而代之的是门缓缓地上升,我也终于看清楚了门对面的是什么。干尸......密密麻麻的干尸,看衣服样子应该是古代的工人。我想这应该是当初给萧宝融修建陵墓陪葬的工人。在这个空气不流动的地方过了千年依旧没有腐烂,还被人做成了看门的。

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因为有的动作快的“好朋友”已经从门底下爬过来了,那扭曲的动作看的令人头皮发麻。迅速从周围扫视一圈,并未有什么可以代替赤血玉压住那个按钮的。咬了咬牙,看着在我前面的大个子,心想:这个祸是你惹出来的,那就让你把屁股擦干净。

脸上却换了一副凝重的表情,拍了拍大个子“你力气大,我包里还有几颗手雷,我给你就由你来扔过去,争取扔准点,把那个门给炸塌了就行。”

说完了就低头找包里的东西,看他把手伸了过来,我毫不犹豫地把早就从包里准备好了的匕首削过他的胳膊。我这把匕首是用特殊材料打造的,平时削铁如泥,现在用它来砍一只胳膊简直是易如反掌。

在大个子捂着断口哀嚎的时候,我一脚给他向前踹了几米。干尸们见了血显得更加兴奋,这大概是它们千年来第一次进食吧。

我趁着它们的目标变成大个子一个人的时候把他的断臂插在了那个按钮上,门由上升变成了缓缓下滑,下滑的时候速度越来愉快,咣地一声砸在了地面上,甚至还有正在爬着的干尸被压在了门底下。

鬼知道这个大门有几千斤重,直接把他们压成两段,黄水四溅,更恐怖的是,断成两半的干尸上半段还在往前爬,目标依旧是大个子,诡异而血腥的场面令我们后背瞬间被冷汗浸湿。

大个子想向我们这边冲过来,结果一只速度最快的干尸拽住了他的脚腕,绊倒了他,随后又有三只干尸扑上来。大个子用那只完好的手向我们抓来。我们三个没有动,干这一行的唯一的宗旨就是“人不为已,天诛地灭”。

随着干尸们的进食,大个子的哀嚎也渐渐的低了下去,临了用那种怨毒又无助的眼神盯着我们,我想我可能这辈子也忘不了这个眼神了。

“别愣着了,赶紧解决了这些干尸,不然待会它们吃完了大个子就该到我们了,让它们缓过来我们都得死!”小兰尖叫着。这一嗓子喊醒了我们,我和老二赶忙从包里拿出洛阳铲虎视眈眈的冲向那些干尸,趁着大个子的尸体还有剩余价值的时候用最快的速度下手。

好在我当初关闭机关的时间比较早,爬进来的只有十余只,而且大部分都围着大个子的尸体,纵使这样,我们清理起来还是费了一些力气。这些干尸的身体经过长年累月阴气洗礼,又失去了血肉的保障,一身铜皮铁骨异常的坚硬,一般需要砸七八下才能砸断。

最主要的是这些没有生命的东西异常顽强,通常得五马分尸般的处理才能让它们失去攻击的能力,即使剩下个脑袋也能咬人。我在清理干尸的时候眼睛正好瞟到了血肉模糊的大个子,刺激得我出手更加的麻利了。

把这些“好朋友”处理干净之后,我抬头看了看老二,他正好也在看我,我明显看到了他眼里的恐惧。我笑了,尽管我知道现在我笑得比哭还难看:“老二你别怕,刚才你也看到了,是那个不知死活的东西自己闯的祸,所以我才用他,你又没有做错什么,我不会把你怎么样的,”

尽管他的表情变得平静了许多,但是眼中的恐惧还是一闪而过,恰好被我捕捉到了。干这一行的有许多潜规则,其中有一条就是:有人让你恐惧,而你又无动于衷的话,那么你就离死不远了。

我又看了看小兰一向沉默的她向我比划了一个切掉的手势,我给了她一个领会的眼神。二对一,老二今日恐怕也要交代在这了,但是毕竟后面他还有用,我就暂时留着他。

从进来的大门出去,找到了主墓室的门,但是门上好像有也有机关,跟刚才干尸爬进来的那个门一模一样,有着刚才的经历,谁也不敢再冒失的前进。我在门上拍了几下然后附耳贴在门上,里面没有动静。向老二和小兰点点头,三人开始寻找开门的机关。

我找到了一个按钮,跟刚才萧宝融底下的不是一个类型的,大概这就是进门的开关吧。集解三人的意见按了下去,主墓室的大门没有开,倒是旁边的墙居然下沉,由于这是主墓室的侧室,也有可能通向主墓室,所以三人对视一眼走了进去。

刚走进去不到三秒,后面的墙“轰”的一声砸入了地面,我们三人赶忙回头,发现那堵墙仿佛从未抬起过,一直是与大地连在一起的一般。但是我们三个脸上的表情提示我们这绝对不是一场梦。

“老大,我们......是不是被困在这里了?”老二咽了口唾沫缓缓地说。我知道我现在不能慌,作为领袖,如果我慌了,恐慌的气氛会蔓延到每一个人的身上。“没事,这种程度的墓里到处都是机关,慢点找,周围肯定有开门的地方,注意脚下,可能还会有机关,小心点。”

就在我低头四处找机关的时候,头上有水滴落了下来,不对,千年老坟里哪有水,抬头一看的时候我发现了两只指甲盖大小的红色圆形物体。快速的手电筒向上一送,我的天,这是什么玩意,从外表看这应该是个婴儿。

但是,哪有这样的婴儿,从墓里出来的,牙是尖的就先放一边,整个皮肤是绿色的,不是那种惨绿,就像是翡翠一般,在手电筒的照射下显得格外绚丽而诡异,两只眼睛已经分不出眼白眼仁,整个是红色的,还闪着妖异的光。

刚才的水滴就是这玩意滴下来的口水吧,刚才处理了一群老鬼,现在又来了一只小鬼,我发誓,这趟能上去的话这辈子也不干这勾当了。

我姑且把这玩意叫做尸婴吧,它好像很怕我的手电筒,只是用一只爪子挡住了眼睛然后飞速地爬走。“老二,小兰快过来,有情况,看上面。”在这个节骨眼我也不敢大声喊叫,鬼知道待会可能引过来什么,只能把他们俩低声叫过来。

又是两只手电筒向顶上照去,我顿时感觉到我的心脏一抽,这些尸婴的数量已经不能用多来形容了,我们的是狼眼手电筒,有效距离可以打到五十米,即使这样我们依旧无法看清到底有多少尸婴。

我一巴掌拍醒正在处于呆泄状态的老二:“你知道得多,这些是什么玩意,怎么对付!”清醒过来的老二却淡然地笑了笑。

就在我以为他也被鬼上身的时候,他用前所未有的平静语气跟我说:“不用了,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咱们自己了结,这些东西叫玉翎尸,本身属于尸体但是又不一样,据说当初萧宝融研发了化玉的方法后派人去从苗疆带回来的邪术,以液态玉从人的除嘴以外的六窍灌下去,而且是活人或者刚死一时半刻的人。人刚断气的时候感觉还在,用此法可以留住最后的感觉,在以秘法催之,便可成为眼前这些东西,,由于是液态玉,久而久之便可从人的皮肤下溢出来,覆盖在表皮。根据记载,要对付这些东西只有敲开脑壳的玉破坏头才可以。”

听完了我感觉后背的冷汗又多了一层,小兰这时拉了拉我“它们好像过来了。”这些东西应该是太久在地下没看到光一时感到害怕,这会被光照着它们感觉没有伤害,开始试探性地过来了。

就在我考虑是不是应该冒险杀出去的时候,深处的黑暗里传来了一声吼叫,声音低沉却很有力。本来正在向我们冲过来的尸婴听到这声吼叫居然毫不犹豫地飞也似的四处散开。

三只手电筒叠加的光束朝着那个地方照了过去,一只通体雪白的蟾蜍出现在我们的眼前。不过,这是什么情况,谁能给我解释解释为什么这只蟾蜍这么巨大,本来这个墓室大概高20米,可是这货根本就蹦不起来,完全起来就差一点蹭到顶上。

很快我就知道了为什么那些尸婴跑的那么快了,这只蟾蜍大嘴一张一闭,十几米的舌头瞬间卷了四五只尸婴进去。看来这是只靠着吃死尸的蟾蜍才变异长得这么大。

就在我们吃惊的时候,这只大蟾蜍向我们看了过来,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居然看这只大蟾蜍的眼睛十分人性化。

女孩子天生怕一些蛇啊,癞蛤蟆孩子什么的,所以刚从惊讶状态清醒过来的小兰直接一嗓子愣是把我跟老二吓了一跳,也是把我们喊醒了。眼前这位可不是什么善主,一个不好我们的下场跟那些尸婴也差不了哪去。

“先不要动,蛤蟆是不会理会视野中不动的东西的。”这时候老二低着声音说。我扶住颤抖的小兰,眼下这情况也没有别的办法,先听老二的走一步看一步吧。

好像证实了老二的说法,在我们静止了以后大蛤蟆只是在捕捉周围的尸婴,并未向我们靠近。就在我思考怎么从这尊大神眼皮底下跑了的时候,它好像吃饱了,居然自顾自的爬到一个舒服的地方睡觉。

尽管是在睡,可是周围的那些尸婴还是不敢靠近这一片区域。随着震天响的鼾声响起,我向老二和小兰比了比手势,往一个尸婴最少的方向突围。

不知道是不是大蟾蜍的震慑,至少在这个墓室里的尸婴没有大张旗鼓的追我们,当我们刚松了一口气的时候。那只大蟾蜍突然醒了。我居然从两只车轱辘那么大的眼睛里看到了狡猾的眼神,没错,极其人性化的眼神。

我算是知道那些尸婴为什么会不动了,因为它们压根知道那只大蟾蜍根本就没睡。这只畜生在这里吃死尸都修练成妖精了,刚才看不见我们就装睡,等到我们动的时候在出来收拾。

然后我又看到了那根十几米长的大舌头,唯一不同的就是它的目标换成了我们三个大活人。这个时候我还挺佩服我的大脑,在这个功夫还有时间考虑是不是大蟾蜍吃腻了尸婴要换一换口味。

那条大舌头直奔小兰而去,速度之快让人根本反应不过来。小兰瞬间被卷到空中,,就连手中的手电筒跟背包都被扔在了地上。

由于我们买的优质货,所以即使从半空中掉下来也没坏掉,而且掉下来的时候居然正好跟背包形成一个角度,光线的尽头居然正好是大蟾蜍的做眼睛。刚才还凶恶无比的大蟾蜍瞬间安静了下来。

一帮的老二开口了“对了,蟾蜍被光线照到就会不动,原理可能就在眼睛上,我们先把小兰弄下来,然后照着它的眼睛慢慢后撤。”

我点点头,过去跟老二使出吃奶的劲把小兰舌头上拔出来,为了保险起见,我们过去之前还用另一把手电筒照向大蟾蜍的另一只眼睛。说是费力,其实舌头并不紧,只是上面的粘液比较费事,并且发出阵阵恶臭,天知道这玩意在这的几千年除了吃尸婴是怎么度过的才能这样。

把小兰放下来之后我们一边照着大蟾蜍一边向后慢慢走,旁边的尸婴因为有大蟾蜍的存在就是想对我们做点什么也不敢,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我们向后走。

刚才进来的门关上了,我们只能寻找另一个出口,好在这里是侧墓室,按照方位来说离着主墓室也就是十几米的距离,但是这个墓自打下来就像一个大迷宫。

退到了一个拐角,这个拐角类似于胡同,两边距离之小那个大蟾蜍根本进不来,老二跟小兰率先进去,我留着最后拿着手电筒照着大蟾蜍。等着他们两个走了差不多十米我才撤回了手电筒,然后回身最快速度的往里冲。

刚一关闭手电筒外面就传来了惊天动地的震动,想来应该是它处于暴怒之中,大概那些尸婴会成为它的发泄工具把。也是没办法的事,就算它在这进化了这么长时间,智慧也不比人类低多少,但终究也改不了生物的本能。

前面的路越来越窄,到了一般的距离就只能一个人过还有富余了。所以我们现在的方位是老二在最前面,小兰在最中间,我在后面殿后。

由于刚才的事,我现在觉得老二还有利用价值可以开发,至少他的知识渊博量在我和小兰加起来也比不上的,等到了主墓室拿到了东西之后退出来在处理他吧。

越往前面走我感觉氧气越稀薄,这就快到主墓室了,我们三个的脸上都不禁流露出喜悦的表情。前面左拐之后果然越来越宽,到了最后我们三个人一起走还有富余。走到了尽头,又有一扇大门挡在了前面。

这门比刚才的还大。我们有了刚才的经验这次先用铲子敲了敲,没听到什么声音这才敢继续。又费劲找到了开关才打开了门。

这里果然是主墓室,刚才侧墓室里还只是微缩景观的玉林,主墓室完全是真人比例的!不计其数的玉人,玉树甚至是一座宫殿。摆放方位跟侧墓室完全一样,只是没有了萧宝融的赤血玉,换成了一个琥珀做的棺材。

由于是透明的,我们可以看到里面躺着的人,跟外面的赤血玉人长得一模一样,看来是萧宝融无疑。只是旁边站着一个完全由金色的玉石做成的人像,手中拿着赤血玉做成的剑,栩栩如生。

透着棺材可以看出棺材里有着几块正方体的东西,于是我拍拍旁边的老二“你去看看里面的是什么,我觉得这是这个墓里面最贵的,不然萧宝融不会把它们放在身边,注意别碰到东西。”

有了大个子的遭遇,就算我没说最后一句话他也不会瞎碰。老二明显不愿意,但是没办法,来的时候我负责武器,小兰负责食物和饮水,大个子和老二分别背着帐篷的一部分。怎么算老二也没有反抗的余地。

他小心翼翼的走过去,近距离看那几个方块形状的东西。很快我从他的脸上看到了狂喜的表情,然后更加小心的从怀里掏出来一本破破烂烂都发黄的书。

依我看那本书比他爷爷岁数都大,半本都已经成纸片了。然后也顾不上小心了,直接蹦起来了,我赶紧上去拦住他,免得碰到什么不该碰的东西。

“是真的,这个真的有!我遇到了!”我把老二按住的时候他还在狂喜,什么真的,“这是什么?先别激动!”“这是我祖传的奇珍志,上面记录很多的已经被销毁存在的宝贝,这个就是里面的一个,叫做玉魂,当初萧宝融化了尽五万斤的玉才有了这几个。”

老二依旧颤抖着地指着几块萧宝融旁边的正方形物体。虽然我不懂这个东西的价值,但是融了尽五万斤的玉石才出来这几个小东西几个字吸引了我。几万斤才变成这几个肯定非比寻常。

“这个跟打铁的原理是一样的,据说古代的最顶尖的铸造师可以用一块磨盘大的铁砣子锻造成一个茶杯大小的铁精,据说这种铁精被赋予了灵魂,这几块玉魂也可以这样理解。”这时候老二已经情不自禁地把手伸向了萧宝融的棺木之上。

“先等等,外面的机关已经那么多了,在这里不可能没有东西,一般来说都是主墓室的机关是最多最狠的,先看看周围有什么。”

虽然这几块玉魂在一直吸引我的欲望,但是想起来一起进来的人和大个子的死相犹如一盆水浇到了我的头上,使我迅速冷静下来,东西再好也得有命拿出去才能用。

别说,这一找还真的找到了几个机关的触发器,而且都在不起眼的位置,想来也是,谁都不希望自己百年之后还有人来打搅自己长眠。看到这几个机关之后我们又找了半天,确定实在没有了之后才开始向着棺木围了过去。

又在棺木是上找了一圈发现实在没有机关之后我们缓缓地把盖打开了,一瞬间我们都屏住了呼吸,这家伙死了一千多年在这里鬼知道产生了多少尸气。等待了一段时间我们才向棺内看去。由于接触了空气,萧宝融的尸体在快速的干瘪,不一会就变成了一具干尸。

“这玩意不会也跟刚才那些一样会扑过来咬人吧?”小兰心有余悸地问。

“不会,刚才那些都是尸体保存完好的情况下尸变的,现在萧宝融已经变成了干尸,不具备尸变的条件。”老二很肯定地回答。“那好,我们把这几个玉魂拿走,再带走几个赤血玉,这次就带这些,带的东西太多待会出去容易碰到不该碰的,反正这些也足够十辈子花销的了”

我在这时候已经冷静了下来,这几块玉魂已经够用的了,干我们这行的鸡鸣灯灭不摸金,绝对不能太过贪心,否则暴尸荒野都是奢望。但是走之前还有一个问题要解决。

我向小兰做了个眼神,她也明白了我的意思回了一个确认的眼神。“老二,你快去拿着那几块玉魂,我们再看看周围有什么值钱的小物件。”“得嘞,这种神圣的东西不能用手直接触碰,得带个手套。”

就在老二套手套的时候,我也从包里掏出了刚才处理大个子的那把刀,上面还有大个子的血,目标直指老二的后心。

就在我马上要刺中的时候,老二提前一步把一块玉魂拿了出来。就在这时,旁边的玉石人像的眼睛闪了一下光,时间不长但是很刺眼,我被这道光晃了一下动作就慢了半分。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整个人像就已经动了起来,赤血玉刀电光火石一般砍向了老二。

老二还在欣赏玉魂已经不知道危险就在背后。不知道人像是不是怕伤到玉魂,在下劈的时候往旁边偏移了半分,从老二的肩膀往下一闪而过。整个过程发生在一瞬间,老二的表情还停留在欣赏玉魂的样子。

鬼知道为什么玉做的刀会有这么锋利,老二的胳膊在劈完之后的两秒才开始下滑,同时伴随着刺耳的嚎叫。有了大个子的经验,我第一时间就是想是不是这是那个玉魂的重量变化引起的状况。赶紧把那块玉魂放在刚才的位置上,果然那个人像眼睛又闪了一道光随后不动了。

还没等我喘口气,刚才碰到玉魂的左手感觉到了钻心的疼,低头一看左手在刚才被弄成一个类似烫伤的伤口,在进这主墓室之前还没有的,肯定是刚才接触玉魂的时候弄到的。

玉魂有毒!这是我的第一反应,舍小保大,我用最快速度用刀把那块皮销掉。赶紧把旁边依旧在嚎叫的老二拉过来,机关他最熟悉,现在只能依靠他的脑子才可能把这鬼东西处理了。

用止血带快速地包住了老二的伤口,再用绳子勒住了上面的皮肉防止血液流速过快,“怎么回事,这东西为什么会这样?”

老二依旧痉挛着咬牙,豆大的汗珠不断地往下滴落,一字一句地蹦出:“这应该就是萧宝融的最后一道机关,当时的技术居然到了这个境地,你去把它砸开看看肚子里应该有东西,只要让它失去行动能力应该就没事了!”

听他说完我马上过去用刀劈向了那个石像,平时削铁如泥的刀砍上去居然不留一丝痕迹,又把它推倒了,依旧是完完整整的,实在没有办法。好在小兰的包里真的有炸药,我用绳子把人像拖到了离我们最远的角落,把炸药埋在了犄角中间把人像放了上去引爆。

事实证明千年前的科技在今天的科技下依旧可以被摧毁。,虽然没有完全被破坏,但是只剩下了一只胳膊和半个身子连着了,这次破坏就好办多了,把周围的碎片扒拉开中间果然有东西,还是个很熟悉的东西——尸婴。

唯一跟刚才不同的是这个是赤血玉做的尸婴,我猜是为了跟刚才的人像保持联系才这样做的。在另一面,我没有看到的是,从人像的下半截身子中出现了一股青烟直奔小兰。

回身看了看老二,虽说还在颤抖中,不过看起来比刚才好多了好歹可以坐在那里大口大口地喘气了。我也不在乎地上的血迹,一屁股坐在他旁边,“那个玉魂有情况,其他的几个应该也好不到哪里去吧?”

“肯定的,头顶上的那几个孔应该就是发射毒烟或者毒箭的地方了,其他的几个肯定也有什么东西。”这怎么办,明明天价的东西就在自己眼前摆着,伸手就能够到的地方却拿不走全部,有什么比这更难受的?

反复想了几种办法,决定冒险试一试,先上去小心翼翼地戴手套把那个连接人像的玉魂拿走。我算是知道老二这孙子为什么要戴手套了,他也有私心,知道这东西有剧毒却不告诉我们,不过无所谓了,反正他等会也要死了。

然后我用了那个人像的残肢互相绑住,做成一个简单的棍子去触碰其他的玉魂,果然不出所料,碰到以第一个的时候上面的孔就发射了箭。

一千年过去了,箭头的铁早已经生锈脱落,但是我发现剩下的箭身上面居然还有剧毒,扎在地上竟然腐蚀了大理石的地面,我很庆幸当时没有头脑发热,否则现在被射穿的就不只是大理石了。剩下的玉魂我用同样的方法处理,又是连着几个机关被触发,我终于拿到了全部的玉魂。

按理来说玉是脆的,但是这个东西是浓缩了几万斤玉石的精华,密度大的出奇,硬度也变得不像玉,从那么高的棺木之中掉下去整个玉身纹丝不动。果然是好宝贝!

“小兰,快把袋子拿过来,我们这次上去后半辈子就去全世界旅游!”我兴冲冲地喊着。喊了几遍,后面居然没有反应,不对啊,小兰平时比我还爱财,看见这样的东西不可能愣住啊。

回头一看,她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我突然感到一丝不对劲,缓缓地走过去小心翼翼地扶住她。“小兰,别生气啊,我不会独吞的。说好了上去咱就结婚都归你管。”

说完这句话小兰抬起头来了,我刚以为她要开心的时候发现了问题,她的脸上绽放着笑容,不同以往,笑脸中透着一股诡异的气氛,接着我还没反应过来她就一脚揣在了我的小腹上,剧痛中我感觉我飞了起来,接着撞在了墙上。

足足缓了五分钟我才能思考,地上的汗已经变成了小溪。不,这不是小兰,就算再生气她也不会这样对我的,何况这样的力气又怎么是一个女人能用的出来的。

“你是谁?”捂着小腹我咬牙一字一句的问了出来,现在我已经不考虑那几个玉魂了,我更担心的是小兰的安全。

这时“小兰”看了我一眼,眼神不同于以往的温柔,更像看濒死的仇家一样,然后她开口说话,语调空灵:“胆敢闯入朕的陵墓!”“你是萧宝融?怎么可能?”我瞪大了眼睛,旁边的老二听到这句话都停止了哀嚎。这怎么可能?千年前的帝王至今还在,而且还变成了小兰的模样。

“朕找了一个同样八字的人用他代替朕进入轮回,而朕就在这里陪着朕的玉石。作为帝王这又有何难?”小兰,不,萧宝融冷冷地说:“我在这里看了一波又一波你们这样的盗墓贼,而且我在这里呆了千余年,就算再喜欢这些玉也早就腻了,所以需要找到一个可以出去的载体。”

“所以你就找到了小兰?”“不,作为载体必须和朕有着相同的八字才可以长时间依附,这个女娃娃只不过是朕一时兴起才附身的,而朕看上的身体是你这幅。你与朕的生辰八字都相同,而且身体强健。”萧宝融伸手一指。

听到这里我心里一凉,萧宝融代替我出去,那我就得已他现在的形式呆在这里?就在我想着脱身的办法的时候,萧宝融又说:“想好了没有?我现在一刻也不想呆在这里,所以你得快点。”

这时老二开口了:“萧宝融,我要是没记错的话你这个术法得得到身体主人的同意才可以进行吧?老大,别答应他,只要不同意他就没有任何办法!”

“哦?现在还有知道这个术法的人,你会破坏我的计划,所以你去陪刚才那个大个吧。”说完往墙壁的一个凸起上拍一下,老二斜躺着的地方发射了几根箭,和刚才一样,只不过这次后面有藤蔓我们当时没有留意罢了。

飕飕几声之后老二的脸已经变成了酱紫色,眼看是没气了,可见毒性之猛。

这时萧宝融又说话了:“如果你同意,我会以你的身份继续生活下去,而且我会告诉你怎样使用这个术法,你可以在这里等待下一个和你相同八字的人,然后你也可以出去。当然,如果你不同意嘛......我看你挺喜欢这个女娃娃的,你说如果我这样,你会不会同意呢?”

说完他的手放在了小兰的脖子上,又缓缓发力。“快想吧,你的时间不多了。”由于不是他的身体感觉不到疼痛,所以他的语调一点没有变,只不过是小兰的身体脖子被扼住,所以声音听起来有些尖锐。

是小兰死还是我等死?看着小兰越发青色的脸我的大脑飞速旋转起来,想到了平时小兰的温柔,我终于下定了决心:“可以,不过这件事不可以让小兰知道,你要彻底伪装成我,而且不能负了她。”

萧宝融想了想:“我可以答应你,作为帝王一言九鼎。你也是个至情之人,放心,我会照顾好他的。从刚才开始她的记忆我会如数抹去”“好,那开始吧。”

一小时后。

“阿勇,这次上去我们真的结婚吗?”我看着小兰和“我”满脸兴奋问。“当然,这个玉魂足够我们下半辈子的开销了,我就带着你游山玩水,岂不快哉?”“真的吗,太好了,我们快上去吧。”

随着墓室大门关闭,我的视线重新归回了黑暗当中,虽然结局是这样,但是想到小兰,我......不后悔。也许下一个跟我一样的人会很快来到这里吧。

我是一名出租车司机,那晚,一个没有影子的女人上了我的车,从此以后,我周围的一切都变了……《我有一辆鬼出租》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