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洞中怪物[精] > 详细内容

洞中怪物[精]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47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tbon021.com 收集整理

“小毛,大明,今天咱们玩什么啊?”问话的阿山奶声奶气地说。大明,小毛,阿山三个人从小就一起玩,关系无比亲密,在不用上学的年纪每天都要出去耍耍。

“昨天去掏鸟蛋了,前天又下河摸鱼去了,都玩腻了,那今天就捉迷藏吧,怎么样?”说话的是大明。大明是个圆滚滚的小胖子,也是三人组中的“老大”。

“行,那就捉迷藏.老规矩,猜拳,输的当鬼,日落之前找到当人的。谁输了谁就请客去二婶家超市里的新近棒棒糖。”小毛是个精明的小瘦子,每次都是他最占便宜。

“行,黑白,配!阿山你又输了,来你当鬼!”小毛一脸兴奋地说。

“倒霉,那就这棵树吧,我背过去数到100你们藏好啊。谁被我抓住谁可就请客。”阿山一脸郁闷地转过了身子。

三个人所在的地方是村子后山的小树林里,这里终年树木挡住了阳光,所以在炎炎夏日也使人感觉凉爽。

小毛大明趁着阿山数秒的间隔快速地向后方撤去。阿山躲在了小树林中一处灌木丛高涨的地方,幻想着过一会就能吃到二婶家新进的棒棒糖了,不禁心花怒放。

小毛则不然,鬼心眼异常多的他跑到了一个平地上的小窟窿里猫着。这个窟窿是他这几天才发现的秘密场所,还没有告诉大明阿山他们。只要躲在这里,呆上一个多小时就可以吃到最新进货的棒棒糖了。

小孩子的思想很简单,有的吃有的玩就完全不会有担忧,完全不像成年人压力那么大。所以小毛沉浸在即将吃到棒棒糖的喜悦之中慢慢的就睡着了。

过了一会,小毛感觉到一丝阴冷。照理来说现在是炎炎夏日,就算在这个小树林里也不可能感觉到冷啊!而且最主要的是,这种冷还不是那种正常的冷,而是一种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冰冷。

小毛醒了之后打了打哆嗦,习惯性的双手抱臂,结果不小心蹭到了旁边的一个小方块上。最开始小毛以为这是块砖头,年深日久的陷入了这里。

但是接着令他震惊的一幕发生了,那个方块按下去之后,他旁边的地方竟然生生的打开了一个一人大小的门,这竟然是个机关?

在原地愣了好一会,小毛才反应了过来。洞口一打开,周围的凉气明显变的更加逼人,而且从那个黑门里出现了一股骇人的气息。

看着黑黝黝的洞口,小明感觉到更加的冰冷,也不禁打了个冷掺,但是想想在这里刚才弄出了那么大的动静,阿山绝对会过来看,那自己一定会被抓住的,自己可不想请客吃棒棒糖。

又出于孩子的好奇心,小毛便一只脚踏入了那扇门中......

就在此时,阿山也在灌木丛里抓住了大明,根据游戏规则,大明也要帮助阿山找出小毛。

小毛从门里进入后,发现里面依旧是黑黝黝的,小孩子的眼睛虽然很好使,但是也只能发现内部空间很大,别的依旧是看不清。

小毛打开随身携带的小手电照了照。这个手电是小毛父母给他的准备的,因为小毛太野了,几乎每天都天黑才回家,他的父母怕这孩子在道上出什么事才给他准备了一个小手电。

这才发现空间比自己想象的样子还要大,里面都是杂草和苔藓,甚至还有一些蜘蛛网,一看就是很久没有人进来过了。

但是里面是死一般的寂静,透出一股阴森诡异。这对于一般的成年人是一个极大的挑战,但小孩子没有太多危险意识和利弊认知,虽然本能地感到有些害怕,但想到回去不仅要请客吃棒棒糖,还有可能会被同伴嘲笑胆小鬼,小毛就心里不甘。而如果探索过去,出去就能跟小伙伴们吹嘘自己这段经历了!

这种诡异心里作祟推动着小毛向前走。好在前面都是笔直的道路,也不用太费劲记住回去的路。

走了大概二三分钟,前面又有一扇门,这是个木门,看上去年代已经很久了,上面爬满青苔。但是它显然质量非常好,即使这样也没有完全腐朽,门上面缠着厚重但几乎完全锈蚀了的铁链,上面靠着一把同样锈蚀的铁锁。

感觉这里面有什么东西呀!小毛想起故事里寻宝的情节,不由地一阵兴奋。他趴在门前听了半天,确定了里面真的没有恶龙或者其他怪物之后,才扯掉几乎绣成渣的铁链,用力推开了这扇门。

门里的房间很小,依然黑漆漆的,并没有小毛所想的宝藏,只有一口类似井盖之类的东西。

一连串的问号聚集在小毛的脑海里,这是什么东西?有什么用?能不能卖钱?

昨天听到隔壁的四奶奶说城里有偷井盖卖钱的,而且还卖的不少。虽说四奶奶提起那个小偷一脸厌恶的样子,但是眼前这个东西很久之前的了,现在应该也没有人想到。

把这个东西卖了应该可以把以前想要的吃的都买回来了,想到这里小毛又充满了勇气。

但是一个普通的井盖都有几十斤重,这玩意好像还是个钢的,只能更沉,又怎么能使一个七岁的小毛孩子提得动的。但是想到可以买到好吃的小毛还是上去试试了。

果不其然,上前拧了半天,这玩意纹丝不动,看来只能回去找阿山大明一起来帮忙了,据说一个井盖能卖几百块,分成三份也是很客观的。

就在转身的时候,手电筒的光正好扫到了一根线上,时间久远,那根线已经看不出颜色来了。但是,问题是那根线是连着那个井盖的,而线的那头,连接着一个拉杆。

这东西是不是可以打开那个井盖啊?下面还会有好东西吗?小毛过去慢慢地拉开了那个拉杆。

果然,那个井盖在一阵轰隆声中缓缓地打开了。一股子浑浊的空气从下面传了上来,呛的小毛连连后退。

过了大概一分钟那个味道才变淡了许多,这时小明才走上前,趴在地上照向底下。

就这一下,小毛的汗毛都炸起来了,因为他看到了井盖底下也有一个空间,一个梯子。但这都是不是最主要的,真正的问题是,在梯子旁边他看到了一只手!

而且就在光线照到那只手的时候,那只手还明显的动了一下。就这一个动作把小毛直接吓得坐在了地上,当时就愣住了。

听到底下有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之后这才缓醒过来,冷汗流了一脑门,脑子中只剩下了一个念头:跑!

失去力气的双腿一瞬间就充满了力气,小毛用平生最快的速度向后飞速跑去。跑到那条大路上,突然听到后面“轰”的一声,震耳欲聋,下意识地向后看了一眼,刚下去的冷汗又一瞬间被吓了出来。

后面这是什么?一个长得像人的东西直接从那个井盖底下爬了出来,大概是嫌那个井盖碍事,竟然直接用一只手把几十斤中的井盖掀飞了。正常人怎么可能这样强悍?

而且这还不是最恐怖的,最恐怖的是这位的长相,双眼已经分不出眼白眼仁了,整个眼都是妖异的红色,而且还向外冒着红光,看不出是腐烂还是塌陷的脸上尖利的长牙突出如野兽,指甲足足有十公分,上半身已经没有衣服了,胸前全是横七竖八的管子,肚子上还有一个超大个的疤痕,裤子也烂了一半。

小毛看到这里哪敢停留,脚下跑的速度更快了。

那个东西出来之后左右乱看,似乎又在活动身体,这时候它看到了飞奔的小毛,眼中的红光大盛,口水也流的更加快速,径直向小毛冲去!

此时阿山大明正在那个窟窿周围转悠找小毛的,结果从那个窟窿里传出了小毛的呼救声:“救命啊!有怪物!”

阿山大明赶忙顺着声音往那个方向看去,就见到小毛从那个门里飞奔出来,脸上满是恐惧。

然后骇人的一幕出现了!就在小明刚从窟窿中跳出来的时候,那个门里又出现了一个类人型的物体。

这东西的外貌像是个人,但是哪里有这样的人啊?不仅外形骇人,所过之处地面竟然也冒起了白烟!它口水里居然有毒!

只见它猛地半蹲一个凶狠前扑,伸出那只吓人的手,一把抓住了小毛的脚后跟,拖过来抱着小毛就咬了上去。小毛惨叫一声晕了过去,鲜血喷得满地都是!

孩子又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就是大人也得吓到腿软。

大明的反应比较快,尖叫一声转身撒丫子就跑,临走时也顺便拍了还在愣神的阿山一把,阿山一个机灵也赶紧往回跑。倒不是他们不够义气,两个孩子实在是吓坏了,本能的反应就只是跑。

这时那个怪物才留意到还有阿山和大明两个活物,立刻抛下小毛从后面追了上去,但林子里树木纷杂,它该是眼神不太好,很快就追丢了。它又在附近逡巡了一小圈,所有活物都仓皇逃窜,直到附近寂静如死,它这才拖着生死不知的小毛进了那扇门。

阿山大明一路飞奔回了村里,看到了熟悉的村民们这才喘口气。

村民听了两个孩子的遭遇也是吓了一跳。小毛的母亲当时就晕了过去,父亲也是两眼通红的拿着铁锹要去那个洞里找儿子。

村长赶忙拦着他,一边劝说一边组织青壮年拿着家伙去找小毛。

一众村民到了那个窟窿之后,已经天黑了,看着黑黝黝的大门,之前的勇气仿佛一瞬间全部消失了,除了小毛的父亲,竟然没有一个敢进去的。

村长派了七八个壮汉拦着小毛父亲,但爱子心切,他趁着大家不注意一个箭步直接拿着铁锨冲了进去。几个村民见了那阴森森的洞也怕了,压根没敢跟进去。

这时村长才想起来报警,孩子失踪之后不确定是否有生命危险可以随时报警的。这个可是算大事,所以警方出警速度也不慢,没多大一会就来了两辆警车,下来七八个民警同志。

“您好,请问是您报的警吗,孩子在哪里?”下来一个年轻的警员向村长询问。

“同志你快过来,你看,就是这个洞,两个孩子说小毛进去之后被一个怪物追赶,被那个怪物咬了一口托进了洞里。刚才我们几个没拦住,小毛他爹也进去了。现在不知道这爷俩怎么样了。”村长用最简单的语言向民警汇报情况,他也知道时间实在耽误不起了。

“同志你先别急,我们这就处理。拉起警戒线!小叶阿志你们俩在外面蹲守,其他人跟我进去搜救人质!”看得出来为首的警员也是雷厉风行的人,说干就干。

村民们说是有怪物,受过高等教育的警察同志自然不会第一时间相信,只认为是某个穷凶极恶的逃犯躲在这里,孩子们误发现了他,结果被歹徒追杀。

但是不论是逃犯还是怪物,都很有可能会伤害孩子的,务必要用最快的速度解救人质才是他们该做的。

民警首先让村民们都撤离到警戒线的后面,一起来的人小叶阿志两个人在外面蹲守,剩下的民警则进去寻找小毛和他父亲的踪迹,两边随时保持对讲机通话。

那个带队的警察进去之后发现了那个大道,上面还有断断续续的一大片血迹。

有人质已经被歹徒击伤了!

“全体加速!,带好警棍,手枪上膛!随时准备好,歹徒应该不远了!”训练有素的警员们都用最快的速度做好了一切。

就在那个大道的左面,有一扇残破的木头窗户。警员们没有注意里面有一双猩红的眼睛正在盯着他们。就在以为警员靠近那扇窗户的时候,突然从窗户里伸出了一双手,直接把他抓了进去!

一切发生得太突然,还没有人反应过来,就听见警员一声凄厉的尖叫响起又迅速断掉。

前面的警员赶忙向那扇窗户里聚集,几个强光手电汇聚,警棍暴力砸开了腐朽的木窗。里面被抓的警员已经翻着眼睛抽搐,嘴里向外溢着鲜血,头软软的向一边耷拉。他被人拧断了脖子,颈边还被咬破了,鲜血正不断流出。

前后不过几秒时间,能拧断一个成年壮硕的男子的脖子,这个歹徒绝对异常强壮!可是为什么还要咬破他的脖子呢?

还没时间思考这些问题,警员们随即发现里面的小房间右面还有一个能容纳一个人钻过去的洞,洞前面的断裂的木牌正在摇晃,歹徒是从这里逃脱的。

看到平时朝夕相伴的同伴此时阴阳两隔,警员们都沸腾了,发誓要抓到歹徒接受审判。

队长让一个同伴把死去的警员尸体背出去,其他人继续向前探索。这次队员们更加小心了。可是同伴还是一个一个的失去,这个建立在山腹溶洞之上的神秘洞穴就像个怪物,把进去的人都一个个吞掉了。

最后就剩下那个队长一个人,他在愤怒的同时精神也紧张到了极点,一个不小心就会出生命危险这谁也受不了。

就在他脑袋上的汗滴落在地上的时候,突然左面有一道黑影闪过去,出于极度紧张的状态下直接向左开了一枪。听到了子弹入体的噗的一声之后队长明白他打中了,接下来的就是消耗战,他已经流血了,肯定扛不住多久,自己只要守株待兔就可以了。

就这样想着,他关掉了手电以免陷入敌暗我明的劣势中,在纯黑又寂静的空间中,耳朵绝对要比眼睛好使。

他一边仔细听着动静一边摸索着后退,退到一个犄角处后,后背有了着落,就只需要注意正前方了。

“小叶阿志,听到了吗,我刚才打中了歹徒一枪,你们从外面要小心,这个歹徒又狡猾又强大,他有可能向出口逃去了。”对着对讲机队长把歹徒的最后一条路也封死了。

刚挂掉对讲机,队长还没有反应过来,从墙里直接伸出了两条手臂,直接勒住了他的身体!队长一阵惊惧,立刻打开手电,只见自己胸腹上缠着一双像是风干腊肉的双臂,自己刚才打出去的子弹还嵌在上面,竟然只进入了皮肤的一半!人体的皮肤可以这么坚韧吗?

队长来不及多想,他之前已经犯了个致命错误。这里是个小型溶洞,四周墙体里不知藏着多少小空洞,其实并不安全。他现在要迅速摆脱对方控制,于是他立刻反手开枪,直到把枪里所有子弹都打完了!

他知道自己命中了好几发,这个角度过去只能是头和胸口,都属于要害。如果对方真是个歹徒,就算不死也去了大半条命。可是队长没有信心,对方的皮肤如此坚硬,自己的子弹真的有用吗?

队长发现枪击之下,自己脸上溅了一些东西,黏黏糊糊的。然后就感觉到了被那液体打到的地方一阵火辣辣的疼。这玩意儿有腐蚀性!

但那歹徒仿佛没有感觉一般,双臂的力量依旧是那么大,而且还在渐渐地加大力量,就像是猫在戏弄老鼠一样,寻求猎物的濒临死亡的快感。

子弹打光,只能用枪托用力地砸向那双手臂,可是,传来的反震力就像是在砸铁一般,震得队长手一阵发麻。

渐渐地,队长发现自己的呼吸跟不上了,手中的枪也因为失去力气的支撑而掉在了地上。

最后,队长的视线也模糊了,然后听到了一声嘎嘣的声音,最后的想法就是,那声脆响应该就是自己的骨头被折断了吧。

“队长,队长你在吗?听到请回复,队长!”外面的小叶对着对讲机拼命的吼,可是对面根本没有任何声音。刚才蹲守在外面的民警听到对讲机那边发出了一串滋滋的声音,之后竟然无论怎样都无法沟通到里面的同志!

等了一会,对面还是没有声音,看来是真的出问题了,剩余的两位民警也向上面汇报这个情况,这次折了好几个民警,警局的上司立刻就重视起来,直接寻求军方的帮助。

按说这种事应该是特警来处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军方很果断地就参与了进来。但村民们不会想到这一点,他们只需要有人解决这件事就够了。

过了两天,一辆军卡开了过来,下来了一队全副武装的战士,跟小叶阿志还有村长沟通之后。队长让队员们列队之后,开始了训话:“听着,里面又一个穷凶极恶的歹徒,也可能是一个不为人知的怪物,但是,人民需要我们的帮助,所以我们待会下去无论看到什么都不要怕,现在不敢下去的向前一步走,别他妈待会下去了婆婆妈妈给老子丢人。”

看到没有一个人动,队长满意的点了点头:“把装备拿上去,全副武装,子弹上膛,现在下去多少人,待会都给老子上来多少人,一个也不许少,走!”大手一挥,一马当先地带着队员们进入了那个窟窿。

由于战士们都有着夜视镜的帮助,进去之后发现里面的空间要比想象中的大的多,而且有很多人工开凿的痕迹,顶部居然还有灯罩一类的东西,旁边甚至还有一个床,但是床已经烂了,勉强只剩下个床架子还能让别人看的出这玩意以前是个啥。

不过很多年没有人进入过了,到处都是蜘蛛网和苔藓。

队长带着人,一路走一路都再小心翼翼的。

就在快到了那个破烂木门的时候,队长发现了警察队长的尸体,尸体残破不堪,上身的衣服被撕碎,心脏的位置已经变成了一个窟窿,里面的心脏已经不翼而飞。

尸体双眼透露着不甘心的眼神,嘴巴也长得老大,最致命的伤口在腰上,没有任何武器的痕迹,只有一条黑色的痕迹,腰椎已经断裂,他是被活活勒断腰椎而死的。

竟然是凭借双臂的力量来勒断一个人的腰椎!这需要多大的力量才可以做到,队长扪心自问他做不到。这时碰到了强悍的对手了。

“小心点。这样的力气我们没有一个人是他的对手,注意不要分散。雷子,你去把这位同志的尸体背出去吧。其他人跟我向前面探索。”队长冷静的分析。

不知不觉,走到了那扇破旧的木门前,队员们往两边墙壁贴住之后。队长迅速拉开木门往里面扔了个照明棒,其他队员则端枪掩护他。但是里面什么都没有。队长觉得这个门有点碍事,就几个人暴力拆了它。

走到前面发现了又一个类似于井盖的东西已经被打开了,而且是最近才被打开的,灰尘上面发现了几个小手的印子,看来这个是小毛打开的。

用探照灯向盖子底下照射过去,发现底下有小毛的身影,身体底下有一大片血迹,小毛生死不知。

“没时间了,我下去把那个孩子救上来,你们在上面小心点。”队长看到小毛流了这么多血,就算是没有别的东西再继续流下去那也一样是会完蛋的。

队长顺着那个梯子一路向下,年深日久梯子的质量还不错,虽然一直在吱吱呀呀,但是好在没有坏。

到了底下的空间,看了看小毛,又摸了摸脉搏和脖子,小毛居然还活着。

“阿虎,递下来一根绳子,这孩子还没死,上去之后你带着他出去去医院。”这时队长才抱起小毛往上喊。

拿着从上面递下来的绳子,队长把绳子的头栓了三个结,把小毛的脖子,腰和脚套在了结上,这样才能最大程度的保持平衡,不会让小毛继续失血过多。

经过刚才的观察,小毛的主要伤口在于小腿上的一个伤口,仿佛是被什么野兽咬了一口一样,伤口参差不齐,中间缺了一块肉,而身子的底下的血也是小腿的血流的。

剩下的伤口多半在上半身,衣服被磨破了,胸口的皮肤也已经被摩擦的起了血丝,还有另一条腿的脚踝处出现了一个黑色的手印。倒不是手印颜色是黑色的,而是因为抓住脚踝的手力度太大了硬生生的捏出来的。

但是想到这里,问题又来了。到底是什么东西杀伤了这么多人,外面的警员尸体,眼前的孩子也受伤颇重。

又向前找了找,又发现了一个中年男人的身体,刚才听村长说有一个孩子的父亲进来找这个孩子,眼前这个就是孩子的父亲吧。

队长快步前去检查一下,还好,没有再出人命。

这位父亲的伤势倒是不重,只是被击昏了,胃部的皮肤有一个拳印。问题倒是不大,只是醒过来会疼一段时间罢了。

跟刚才一样,叫上面的战士递下来一根绳子把小毛父亲拽上去。

做完这一切,队长才想到,走了这一路,怎么也得有十几分钟了,又救了两个人上去,半天也没有怪物袭击,怎么回事。刚才的警察不是说基本隔两分钟就得背出去一个吗。

带着一脑袋疑惑上去和队员们会和,把猜想跟他们说了:“这玩意一直生活在洞里,眼睛应该已经退化了,能找到人不是靠嗅觉就是靠听觉。但是它很聪明,知道我们这么多人在一起不好下手,一直不出来。咱们再等两分钟,现把人救出去,之后我们弄点大动静,逼那玩意出来。”

又等了一会,人已经救出去了,队长示意队员们可以准备了之后,拿起冲锋枪对着那个下洞口连开了三枪,每一枪的间隔都有一段时间。这个地下洞的空间本来就开阔封闭,在加上下洞口的回声,三枪每一下都震耳欲聋。

队长开完枪之后示意队员们都别出声,把枪都上好膛等待着。

果然,没过多长时间,从旁边的破木窗户上传来了一阵细细碎碎的声音,就像是指甲划过黑板的声音。

接着,在夜视仪的帮助下,战士们看到了骇人的一幕,一个双眼放着红光的人,手脚并用的从窗户上爬了出来,身体扭曲之诡异令人发指。

双手的指甲足足有十公分,刚才那阵子声音应该就是这双指甲划过水泥地面的声音。

虽然这一幕令人害怕,但是华夏的战士每一位都是训练有素,没有一个发出声音的。

但是令人恶心的事才刚刚开始,那个怪物从身后拿出来一个不规则的圆形的东西,还在滴血。战士们定睛一看,这居然是一颗心脏,不用问,这就是那个警察队长的心脏!

每一位战士都咬牙看着,努力压制着不发出声音,只能等那个怪物身体完全出来才能一起行动。

大概就是几口,那个怪物就把那颗心脏吃完了,完事后还不忘了舔一舔指甲上的鲜血。

吃完之后又把头转了转,似乎在寻找刚才发出声音的地方,最后,慢慢的它转向了场中的这队军人们。

然后它忽然一个转身,竟然想要从那个窗户里钻回去。这怎么可以,好容易找到了这玩意,一旦回去接下来绝对不好找。

队长当机立断,抬手就是一枪。但这一枪打歪了,没有命中那东西。那怪物一听到这个声音直接就从窗口上跳下来飞扑向队长,队长大吼一声开枪,全员便立即开火虽然那怪物皮肉坚实,但这巨大的冲力还是作用到了它身上,它被打得连连后退,身上弹孔冒出白烟。

枪声在这狭窄封闭的空间里震耳欲聋,一轮攒射下来大家都耳朵嗡嗡作响,那怪物听觉尤为敏锐,这一下子也被震懵了,一时间失去了听觉。

它在原地转了以前,没反应过来,又在周围抓了抓。

这时战士们再也忍不住了,队长一挥手,下达了攻击指令。队员们整齐更换装备,在弄清对方不是人类而是怪物之后,全队都更换了杀伤力极大的冲锋枪,最后队员们一齐将全部子弹倾泻入了那个怪物的身体。

照理说任何生物再这样的炮火下都无法存活,但是那个怪物竟然还能在这种火力下挣扎。一梭子子弹打完后,部分队员又换上了近距离几乎能把人打成筛子的霰弹枪。他们装备精良准备充分,在恐怖的连续集火中,那个怪物终于承受不住,发出了不甘的吼声,缓缓倒了下去。

但这样的生命力足够吓到任何战士们了,怪物倒下后队长没有上去检查,而是又补满了一梭子子弹之后才缓缓过去。

他先踹了一脚,然后又砸了一下,确认怪物真的死亡之后,才慢慢地检查。这家伙确实不像是人类,死亡之后眼睛也不再泛着红光,但是牙齿依旧是尖的,指甲也没有变短。跟人类最大的不同就是,这个怪物的血液是黄褐色的,并且明显带有腐蚀性,地面竟然被血液腐蚀出一个个的小坑。

又进行了排查,确认了整个洞里没有另外的生命体之后,队长还是不放心,申请了炸毁这个洞,于是又带着队员仔细地检查这座洞。

负责检查的阿虎在哪个破门前面发现了一个实验室之类的房间,上面还有没来得及销毁的纸质数据。虽然年代久远,纸质也变的脆了不少,但是依稀可以看到上面的部分字迹。

看起来是日语,队长叫来了雷子,雷子在日本留学,精通日语。

雷子看了一会,眼睛瞪得老大,上面隐约有血色翻腾,最后气愤喊道:“王八蛋的小日本!队长,这是抗战时期的日本731部队做实验的场所之一,至于刚才的怪物是什么不用多说了吧。”

队长听到这里也是气的浑身颤抖:“对,那段国耻我们不能。待会回去写报告吧。我们先把这里处理了吧,上面已经批准炸毁这里,所有的资料和标本也别带出去了,一起下去毁掉吧。”

这样,大家一把火把那个被生化病毒感染的先辈尸体烧了,也算是帮助那位先辈解脱了。随后又在各个洞穴口布置了小型炸弹,炸塌了这座据点,彻底埋葬了这段罪恶。

当年日本的731部队在我们国家做实验,不知道有多少据点,所以,碰到不一样的山洞,你们不要进去......

深夜食堂/神相赊刀人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