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内涵鬼故事 > 狐妖之恋 > 详细内容

狐妖之恋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75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tbon021.com 收集整理

红狐妖一族在族群边界捡到了一只受伤昏迷的白狐妖,奄奄一息。好心的红狐妖把小白狐带回了部落救治。

救治过后由红狐王的唯一女儿红莲公主亲自照顾,只因为白狐是个见多识广的狐狸,见过很多风景,事件,让从小没出过部落的公主听的如痴如醉。

“你见过大海吗?据说大海很大很大,里面有吃不完的鱼是吗?”

“对,你看这里周围的河水都是青色的和透明的,大海的水一望无际是碧绿色的,拿一个网子随便一扔就能捕一大袋子的鱼。很多都是你没有见过的鱼,相当美味。”

“那,那,那你见过雪山吗?那种很白很白的雪山。上面都有什么啊?”

“当然,雪山基本都在北方,雪山里面也有狐狸哦,很多像我这样都是白狐狸,还有肥美的兔子吃。”

“好羡慕,以后你能带我去吗?”

“当然可以啊,等我养好伤啊......等等,我带你出去你那些追求者不得把我撕了。不行不行,太危险了。啊!我的腿,你干嘛?行行行,我带你去!”

时间久了,大家也就有了感情。老族长也不是那种古板迂腐的狐狸,只要女儿喜欢其他的都不是问题。于是一眨眼一年过去了,两个月以前,小白狐和公主在老族长的见证和本族青年才俊的嫉妒下举办了婚礼。

然而就在小白狐的伤快要好了的时候,噩耗来了。

那一天,远处的天空乌云密布,一个接一个的雷不断的往下劈。

有见识的老族长看到了瞬间就明白是有妖在渡劫,而且是大妖在渡生死劫,一旦成功实力瞬间暴涨。

妖的修为都是靠时间来堆积的,唯独狐妖是个例外,狐妖修炼靠的是天赋和努力,所以狐妖的修为跟年龄没有太大的直接关系。而那个方向,是一直和红狐一族不合的黑狐一族。

在妖界,修为超过五千年的就已经可以称之为一方妖王,修为超过八千年的基本就可以横着走。至于超过一万年的,从古至今,绝对没有超过两位数。

妖每千年渡一次天劫,渡过之后妖力大增,渡不过则身体破碎转世轮回。而到了万年境界,天劫的间隔时间就增加到了一万年,很长一段时间不用渡天劫了。

而现在黑狐一族上方的劫云明显不是千年的劫云可以比肩的。

黑狐一族有妖在渡万年天劫!老族长的神经从未像现在这样紧张过,黑狐红狐向来不合,一旦此妖渡过天劫,那么红狐一族将面临灭顶之灾!

果然,三天之后,劫云散去,一股无可匹敌的气势来到了红狐部落的上方。带着一片黑压压的云,乌云中隐约可以看到一个身影在负手而立。

“红狐族的狐妖们听着,本王是现在黑狐族长的父亲,刚才散去的万年劫云你们也看到了,本王现在完全可以屠灭你们整个族群。但是本王仁慈,只要你们肯将红莲公主嫁于我儿,并且整个族群对我黑狐一族以仆人自居,本王自当放你们一条生路。如若不然......”

“不然怎样?黑山,你别忘了老夫还在。你当初是老夫的手下败将,就算你今日突破了界限又岂能容你放肆!”

“红日,你老了,以前你比我修为高的多,你再看看现在,如果本王愿意,顷刻之间就能灭你全族!”

“岂有此理,黑山拿命来!”

红狐族长冲了过去与黑狐战在了一起,一时间天昏地暗日月无光。黑狐不愧是突破了万年的大妖,老族长八千年的修为在它手底下讨不到半点好处,纵使使用拼命的打法还是伤口不断地在增加。

不到二十个回合,老族长被黑狐当胸一掌拍中,从天而降,坠落的过程中七窍不断溢血。如果不是底下有一只修为不低的红狐接住怕是命都保不住。

“看在你给我试试身手的份上,本王再宽给你们三天,三天之后,如果本王看不到红莲公主和投降书,你们就准备好灭族吧!”说罢黑狐驾着黑云飞向远方。

老族长昏迷,所以现在所有的红狐都望向红莲公主。此时公主的眼泪已经擦干,看向众人,第一次用公主的身份跟组人说话:“你们先把我父亲放进去疗伤,剩下的我来吧。”

说完,她独自一个人向远处走去。看到现在公主萧瑟的背影,族人们都纷纷跪成一片。

老族长平日里对待族人那就是跟一家人没有区别,公主也从来对待族人没有任何架子,还经常分发食物送给穷苦的红狐。举族上下没有一个妖能挑的出来这父女的理。

“宁死不降!”不知道谁喊了一句。

“宁死不降!”渐渐地,喊声越来与大,到了最后,就连远方的黑狐一族也听得清清楚楚。

“宁死不降?好,给你们机会你们都不要,过几日我便成全你们。一群白痴!”黑山两眼凶光的嘟囔。

白狐看着悲愤交加的红狐群们皱紧了眉。今天是红莲公主第一次没有来见他。

三天的时间转瞬即逝,一大清早红狐们早已经整装待发,每一个都视死如归。天空也仿佛映衬此时此刻的凄凉,稀稀碎碎却又有一丝凉意的小雨从天而降。数百只红狐爆发出的悲愤气势竟让远处来的黑山心里一惊,也让黑山的心里对红狐族第一次产生了佩服的感觉。

“三天时间已到,不过本王看你们的意思好像没有想要投降,但是你们也成功的赢得了本王的尊敬,你们,是值得敬仰的对手!”黑山缓缓落地。身后跟着黑狐族的高手们。

就在数百只红狐向前冲锋的前一刻,一声娇喝从族长的门前传来。

“住手,不要做无谓的抵抗。”今日的红莲公主身穿红色嫁衣,显得美艳不可方物。但是红狐一族的族人们看到了没有一点要欣赏的意思,因为他们知道公主这样是代表了什么。

她缓缓地走到了黑山面前,面色平静没有一丝表情,又清淡的开口,声音却不似平时那般婉转悦耳:“我跟你走,但是你要放过我的族人们,他们会立刻离开这里,不会威胁到你们黑狐族。”

黑山仔细盯着红莲公主,脑中在飞速思考,过了半晌才给出答复:“可以。”

倒不是他放心红狐一族的承诺,只是因为他才从万年生死劫中度过,知道其中的难度有多大,所以不担心红狐一族中真的有人可以威胁到他。

确定了之后,大手一挥,一台红色轿子凭空生成,“公主,请上来吧,现在我带你回族与我儿成亲。”

红莲公主回头看了红狐部落,仿佛要把这里记在脑子里,那只小白狐还会记得我吗?这一眼,很久......

就在黑山忍不住要催她的时候,她转过了头,刚才脸上的眼泪已经不见,转化为了一张绝美却又无气的脸。

公主上轿的时候很慢,无比优雅。就在一只脚已经进入轿子的时候,周围又传出一声爆喝:“不必!”

白光一闪,黑狐本就没有防备,眼前的公主已经不见。在他的前方五十米处,一只白狐抱着公主,眼中满是怜惜。

黑山的眼中爆发出一束精光,在他的认知中这里不可能有威胁到他的生物,但是眼前这只白狐给了他莫名的压力。照理来说不可能啊,红狐一族已经近一万年没有强大的天劫降临了,怎么可能出现如此强大的妖?

白狐此刻没有理会黑狐,只是盯着怀中的公主,眼眸中似有星辰大海,无比温柔,却又有一丝责怪。接着公主平时听到的语调又回到了她的耳边:“傻瓜,拼命是男人的事,你一个姑娘瞎掺和什么?在一边乖乖站着,等着我。”

黑山见到白狐根本无视自己,气息瞬间提到极致,直接锁定白狐,自己也飞到半空之中,三日前的那一大片黑云又来到了部落上空。

直到这时白狐才瞟了一眼黑狐,接着一步一步向半空中走去。对,就是走,像是有一座透明的楼梯在支撑着白狐。

看似步子不大,却没几步就走到了黑狐对面,而且每走一步身上就会浮现一块银色铠甲,上空黑狐所带来的黑云被铠甲所散发的光芒硬生生驱散了一半。

竟然也是一位万年大妖!

今年什么日子,接连有妖突破万年界限?这是底下的一群狐狸们的想法。

白狐先开口了:“本来我不应该插手这件事,但是毕竟是红狐们救了我的性命,能否给个面子放过红狐一族?”

黑狐毫不犹豫地回答:“怎么可能。先不说我儿对红莲公主思慕日久,单说我黑狐族与红狐族世代的恩怨就不可能凭你一句话化解!”

“那你刚才是骗了红莲了?”

“是又如何?待她走后本王自当屠灭整个红狐族群!”

红莲公主在底下听的气火攻心,当时喷出一口鲜血,差一点因为自己就把所有族人全部葬送,这等罪过她可承担不起。

白狐看到这一幕心里一疼,转身对着黑狐说:“你族与红狐世代结仇与我无关,但是你不该骗她!”

说罢率先冲了上去,与黑山战在了一起。

万年大妖之间的战斗,光是余波就已经不是底下的狐狸们可以承受的,修为较低的都得由本族强者带着才能离开。

斗了百余回合,黑狐盯着小白狐突然发笑:“行了,别装了,你受伤了对吧,而且伤到了本源,不然原本你比我的修为高很多的。”

白狐没有回答,只是盯着黑狐:“我在一天,你就无法伤到她。”声音不大却极有重量。

黑山气急反笑:“无法伤到?那就试试,大不了我为我儿重新选择一个女妖,”

说罢把放在背后的右手拿了出来,手上还有一个全力凝聚了半天的火球,径直向下扔去,目标直奔红莲公主!

一直很淡然的白狐两眼瞬间通红,“竖子尔敢!”身形以最快速度冲到了红莲的前面,挡住了这个极度危险的火球。

一声爆炸震耳欲聋,伴随着烟雾的散去露出了白狐与公主的身影。白狐显得很狼狈,绝大部分妖力用在保护公主上,自己却结实的挨上了这一下。

原本华丽无比的银色铠甲黯淡无光,自身也七窍流血,只有眼神依然坚定。看了看身后的公主确定没事之后,这才又飞上了天空。

黑山冷笑:“你都这样了还想来保护她?刚才只能站成平手,现在我只需要全力一击你就不足为虑。”

白狐这次没有说话,只是又深深地看了一眼地上的公主。随即双眼完全变成血红色。

不仅如此,身上的铠甲和武器也由银白色变成了血红色,上面隐约有波纹在流淌,整个人的气质也由飘逸淡然变成了凶狠霸烈。

黑山的眼睛瞬间瞪的硕大,满脸的不可思议:“你竟然燃烧妖丹!为了她值得吗?等等,我明白了。我现在就带着黑狐族离开此地,永不踏入这里一步!”

妖丹一旦燃烧,自身伤势完全无视,妖力瞬间暴增。同时也有一个副作用,那便是——丧命。

“你不该想要伤她。”平淡的一句话杀意无穷。

然后,白狐动了。三刀,仅仅三刀,黑狐族,全灭!包括黑山,死的时候依旧是难以置信的表情。

但只三刀他的妖丹就燃烧完,白狐从半空之中掉了下来。

没有摔到冰冷的地面,他被公主抱在怀里。红莲的泪水不住滴在白狐身上。

但是天道不可逆,白狐的身体在从脚到头一点一点化为白光。

“别哭,哭了就不好看了,可以听我讲一个故事吗?”小白狐没有一点即将死去的难过,用平时轻柔的话语在公主耳边呢喃。

像是不用等到公主的回答一样,自顾自地讲了起来:“许多年以前,在很远的地方也有一个红狐部落,周围的风景很美,但是在那里的狐妖们都很自私,完全没有家的感觉。直到有一天,一对红狐夫妻诞下了一个小狐妖,不同的是,那只小狐妖是纯白的。咳咳。”

白狐的声音随着身体的虚弱时起时伏:“当时族长认为这只小狐妖就是孽种,必须要毁灭掉。所以在一个晚上族长带着一堆狐妖围住了小狐妖的家。他的父母把它藏在了地下室,说务必要等三天后的晚上再出来。”

这时候小白狐又笑了:“哈哈,三天后正好是全族祭祖的日子,当时他晚上从地下室出来的时候部落里没有一个狐妖。但是!但是!”说到这里笑容又变成了愤怒:“当他出门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是父母被吊死的尸体,那群混蛋找不到他就把他的父母杀了!

“他趁着没有别人的时候埋葬了父母的尸体,带着满腔的愤怒离开了族群,从此拼命修炼,靠着仇恨的力量一次又一次打败了天劫。”

说道这里他的表情又变得极其畅快:“终于,终于到了最后,他的修为远超那个族群所有狐妖的时候,他回去发动了复仇。当年的族长,那个不可一世的族长被他整整折磨了一个月才断气。

“后来他又很迷茫,不知道何去何从,除了修炼没有别的。所以,很快,万年大劫就来了,这次没有了仇恨的执念支撑,虽然他撑过去了,但是也被天劫伤了元神,昏死过去。”说完抬头看了看公主绝美的脸。

“当睁开眼的第一刻,看到的是一个天使,她很美也很温柔,他不可自拔地爱上了她。她一直问外面的事,那样子真好看啊。”他痴痴看着公主:“终于有一天他们结婚了,还有什么比这更幸福的?我已经没有遗憾啦......”

他轻轻摸着公主的脸,身体渐渐化为光屑,终于永远地离开了公主。

“奶奶,您讲故事怎么哭了,这是真的吗?”一个小狐妖趴在一只看不出年龄的红狐膝盖上询问。

“当然是真的,奶奶只是想起来一些往事。”红狐摸着小狐妖的头,看着他背后的白色尾巴陷入了回忆......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