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鬼故事 > 谁是凶手! > 详细内容

谁是凶手!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79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tbon021.com 收集整理

黑幕笼罩着整个森林,半山腰上小木屋接受着狂风的洗礼,一场噩梦的夜晚悄然来临。

“一位精神病人拿着刀正在你的公寓门前徘徊,此次任务抓着凶手,存活到天亮。”

看着黑色手机上提示,又是一场不眠的夜晚,自从我未婚妻不断给我发凶手的消息,我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新闻上一直转载诸多的公寓杀人事件,没有知道这个凶手是谁,只有我的黑色手机不断给我提示,让我抓住这个疯狂的家伙。

“在西郊平安公寓,一位隐藏在人群中变态杀手,不要被他善良的外表所蛊惑,今晚他会徘徊在你的门前。”

“切记,不能让所有人发现你,存活到天亮。”

我放下黑色手机,从一副棺材里面爬了出来,空洞的眼睛注视着我简陋的房子,心中充满了对这位凶手的恨。

我的未婚妻在一个夜晚被这位凶手抓去,从此我的黑色手机不断收到未婚妻的消息,不断寻找这位杀手的行踪,这一次我绝对不能放过他。

顺着桌子拿起一把沾着血迹的刀,转眼看到钉在墙上的衣服,衣袖上沾满了血迹,心中竟然充满了一些兴奋。

等了这么久我终于可以抓住这位变态凶手,无论如何我今晚都要杀掉他,一定要找到我的未婚妻。

乘着夜风我来到了西郊平安公寓,一位瘸着腿的大爷为我办了入住手续,看着他和善亲切的面容,特别像是我要寻找的凶手。

我抽着嘴巴傻笑,掩盖着我的目的,大爷很快露出了破绽。

“小伙子你精神不好,今天晚上就好好的睡一觉,不要半夜出来走动。”

“好,未......未婚妻在这?”

“什么未婚妻,就你这样子怎么可能会有未婚妻,我带你上楼好好的睡一觉,多谢了你把所有钱都给了我。”大爷瘸着腿把我送到了房间。

“千万不要出来走动,明天一晚上滚出去。”大爷特意的嘱咐了一句便关上了门。

听见走远的脚步声,我从裤裆中抽出带血的刀,我成功的蒙骗了这里的主人,接下来我要做的是在屋子中寻找凶手。

悄悄的伏在门边听着外面的声音,一点动静都没有。

为什么没有声音?难道凶手知道我来了,故意躲起来了。不行,我要观察所有人,刚才的大爷和凶手特别的像,我一定不能让他抓住。

慢慢的推开门,一股潮湿的霉味袭来,走廊上寂静无声,这座公寓建在郊区,正是凶手行凶的最佳场所。

顺着墙壁徘徊在周围的门前,只有四扇门里面有人发出声音,趴在地面上通过缝隙看到两男两女,加上楼下的大爷一共是五个人。

我悄悄地藏到三楼墙后,因为角度的问题,可以看清二楼走廊上的情况。

夜色越来越浓,大爷瘸着腿谨慎的在门前走动,他的表情凝重行为诡异,在所有房间门都停顿观察,但是很快扶着墙壁走了下去。

同一时间,住房客户打开了门,他们环顾走廊面面相觑,像是在商讨着什么计划,几分钟后一位穿着睡衣女孩微笑着关上了门。

看着所有的门关上我越来越恐惧,他们看起来都像是有什么阴谋?凶手不是一个人!在公寓里面的所有人很有可能都是凶手。

瘸腿的大爷在通知其他人,有一只猎物上钩了,今天只有我来到了公寓,也就是说那只猎物是我。

脑中越想着这些问题,心中的恐惧就不断被驱使,一定要去做些什么。

月色越来愈浓,直到走廊上没有任何光线,冷风随着我的脚步慢慢走下了楼,看到躺在休息室睡的大爷,我才意识到危险的到来。

大爷是在装睡?他刚才在走廊上是在观察我?一定是想要杀掉我。

“你不能这样做,不能这样做......”小声的念叨随着我手中刀插向了大爷的胸口。

看着鲜血的流出,我捂住大爷的嘴巴,他来不及反抗就死了。

大爷好像不是凶手!

拿着所有门房的钥匙悄悄的走上了二楼,在所有住房门前徘徊,看到我的住房门前放着暖水瓶。

脑中突然想到一位女孩关门时露出了笑容,这预示着什么?她是想杀掉我,还是在掩盖她是杀人凶手。

“不行,不能让你这么做,我一定要做些什么”嘴中不断发出轻微的颤抖。

打开女孩的房门走了进去,看着熟睡的身影,她一定是在伪装,一定是想在我不经意间杀掉我。我不能让她这么做,一定要提前控制她,用绳子把女孩捆绑住之后,去观察其他人。

所有人都是熟睡,他们之间隐藏着凶手,绑在一起拖到了我的房间,随后一阵嘶喊所有人惊醒。

所有人都在颤抖,瞪着惊恐的眼睛望着我。

“谁是凶手,你们之间谁是隐藏的凶手?”

“呜呜呜......嗯嗯嗯”哽咽的声音徘徊在耳边。

我很生气看着所有人不愿意说话,他们四个人一定隐瞒了真相,或许他们四个人就是凶手。

“你们就是凶手,你们想要杀掉我对不对。”

“呜呜呜......嗯嗯嗯”哽咽的声音伴随着身体的颤抖。

掏出红色手机仍在床上,我终于可以杀死凶手,随后手中一把刀疯狂的插进他们的身体中,鲜血染红了地板溅到墙壁上到处都是。

四位凶手不断发出“呜呜呜......嗯嗯嗯”的哽咽声,难道是在告诉我他们不怕我?我很生气。

找来了汽油打开了煤气,拿走放在床上的红色手机,释怀的走出了公寓,发现郊区外面一片死寂。

把点燃的一根烟扔进了公寓里面,在我走了不远之后,身后的公寓发生了爆炸。

口袋里面的红色手机落到了地面上,看着红色的外壳有一些熟悉,这个好像是我未婚妻的手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难道是我未婚妻被凶手抓走了。

急忙捡起手机给我的黑色手机发了一条短信。

“一位精神病人拿着刀正在你的公寓门前徘徊,此次任务抓住凶手寻找未婚妻,地点南郊荒村公寓。”

收到了消息后,木屋里面的黑色手机上有了下一个目标,微弱的光照亮了木屋,定在墙上的衣服出现了三个字“未婚妻。”

第二天的新闻上出现了杀人凶手的新闻,四位学生被捆绑堵住嘴杀害,看门的大爷被钉在墙上,凶手竟然还毁尸灭迹烧公寓,如此残忍不道究竟是何人作为?

打开小木屋的门,重新的躺进棺材里面,闭眼之前从棺材底下,拿出写着未婚妻的女性衣服穿在了身上,随后用红色手机发出了一条短信。

“一位精神病人拿着刀正在你的公寓门前徘徊,此次任务抓着凶手,存活到天亮。”

我闭上了眼睛,一切都忘记了,谁才是凶手。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