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内涵鬼故事 > 尘潦百鬼事003 阴人[精] > 详细内容

尘潦百鬼事003 阴人[精]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98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tbon021.com 收集整理

宪惜武斜坐在作家家的沙发上,无视满屋子的脏乱与尸毒霉斑,手上端了一杯咖啡,携携杯唇又呡一口,然后,就是发呆。天空中凝红如暗血,无边无际的腥云里,不时有赤色的雷电游走,仿佛天空暴起的青筋,恐怖的光笼罩大地,血雨越下越大。

看来又失败了啊,在这个世界。

宪惜武解下腰间一串葫芦,将里面的四团煞气放出来,黑色的雾团在地上形成四个不同的人形,他放下瓷杯:“如今我事已成,再留你们也无意义,我会帮你们洗清怨苦,解开缚咒后让诸位再投阳间。”

话只说了一半,宪惜武飞快拔剑,将四鬼齐齐腰斩。他身上有定位,按理说一会儿后友人会开车来接他,然后经过一套已经走过三遍的拼杀与艰难决定,当上所谓救世主,用天池因律门将他送回以前的时间。

但他认为时间并非倒流,而是直接切换了世界,毕竟他保留了所有的记忆与道法,只是身体与整个世界全都回到多年前自己小时候。如果这样的事发生在同一个世界,那对因律的破坏是不可想象的。

不过最让他确定的还是宪家特有的通灵体质,即阴阳眼——遵循最简单的因果律,且与灵魂和精神绑定,宪家阴阳眼一个世界只有一个,且只会于宪氏族内随机传承。

宪惜武是宪家仅剩的一人,阴阳眼与通灵体质在他身上叠加了四次,至于三个世界中原本宪惜武的意识,早已无法追究,而所谓天池因律门也不过是一个被豪华包装起来的时空裂缝——这些世界里的人一个比一个虚伪愚蠢!越想越觉得反胃,咖啡也变得难以下咽,他慢慢走下楼,对剧本的把握已经相当老练,子遇快到了。

单元门外的一切东西被裹上厚重的红色,一辆阿斯顿马丁打着强光,停在宪惜武面前,待他从后门上车,子遇油门踩到底,车子越出草坪窜上公路。

“宪爷,跟您说的分毫不差,所有人员都已经就位了。”宪惜武看着身边一人多长、明晃晃的刃面,因为还有一根一米五长的把柄,只能横到了副驾的位置。这把偏锋宽面开山刀重二百斤,为了载着它,子遇特意改了车的悬挂校调。

宪惜武把手指戳在刀面上,一圈圈小水雾以指尖为中心扩散又消失,仿佛于水面上一点:“擦得很干净啊,待会水月芭蕉扇你用,我使你的双回龙纹环首。”

路面上的血越来越多,车灯能照见的地方,在血水中站立凝集起一个个粗糙的人型,咆哮挥舞着爪子扑过来,又被疾驶的车子撞碎,子遇探出窗外半个身子,单手握着中型散弹枪向前路成群的怪物射击,被打中的血人燃起符火,很快被烧成青烟,让出了一条道路。

到达天山解云门时已经快到下午,解决掉碍事的守门弟子,宪惜武走进白头殿,殿内各派阴人、道士元老、高手无不面色如菜,神情麻木。一位散发老者端坐于议桌正前,额上一对细长锋锐的黑色鬼角显着隐幽的光。宪惜武无视众人走近他:“喂,千里传音不是说在联合军驻地吗,怎么所有人都到你门下来了?”

“龙眠谷的宪先生吗,大难降临,部队的人才没有闲功夫管我们这些江湖叫花子的破事咯。不过毕竟也是普通人,被血雨淋久难免会失心丧志……”

“这么快就到这个阶段了啊……”

“……”

“计划呢,选一个有能力的人使用因律门的时间回溯来寻找救世之法?”

“唔……是的,世界陷入绝境,这是现有最保险可行的方法。”

宪惜武背过身去,点上一根烟:“这是我从因律门穿越来的第四个世界,这双眼睛就是最好的证明,我这次甚至想要说服黑白无常,趁他们还阴阳两隔,封印一个,超度一个,但终归失败。即使成功,此劫也难以避免。阴界已经崩坏了,致使阴界之神转世阳间度过悲惨的一生。现在无数亡灵被回吐凡尘,就算解决了所有血怪,也就是绝了人类的后。”

“所以你是要告诉我,这就是你调查了几十年的全部结果,人类没救了?”

“当然不,解决的方法总会找到。理论上这样的话因律门是可以无限使用的,但我已难担此任。通灵体质太强越限会使凡体崩解,大家知道的吧,四次的叠加是我的极限了。不得不说,为了维持现在我的魂体共存,需要每隔一段时间吃人的心肝血肉。况且所谓的因律门,什么回溯时间,都是假的呢,你们把自己唯一的希望送回以前的时间,然后发现世界除了凭空少了一个人之外并无变化,是一件多可笑的事。”

“所以你的想法到底是什么。”

“唉……说服黑白无常都是我想到最好的办法了。这件破事加起来我已经筹划了累计一百三十多年,但结果都是一样的,所以我希望你们不要在想方设法逃避,既然是人人必渡的世间大劫,就要把获救的希望押在自己身上。作为我最后的一个机会,我会与大家同战到最后,只要有信心与决心,就还有未来。”

“真是跟以前那个恶世疾俗的惜武不一样了啊,是因为终于也跟自己也有关系了么,哈哈。”

老者起身拍拍他的肩:“还有一种情况,事情的突破点我们还未找到,正如你所说,如果有足够的时间,等我们有一天能找到防止阴间崩殒或重建的方法,牺牲了这些世界,都没有关系,说不定还可以用那方法救回这些世界呢。”随后又凑到宪惜武耳边说:“放心,使用因律门的另有人选,就先遵从大家的意志吧,况且这是最好的方法。”

宪惜武笑着摇摇头:“我还有更好的方法。”

老者没有理他,对众人喊:“事不宜迟,大家马上整顿前往天池因律门!”

宪惜武跟在众人后面,一行人向着山顶杀去。其间也有不少道士承受不住血雨愈加强烈的阴力,魂不附体后自身破裂变为血怪,只能一律斩杀,他估计这么一群人真的突到天池也剩不下四五十个。

这早已不是以往世界的剧情,宪惜武摸出规律,四个世界从一开始就明显一个比一个麻木无聊,一个比一个愚昧,但大体还沿着既定路线前进发展,至少,还没有超出他的预料之中。一阵强大的阴晦之气拂面,路边一团黑色的影子在树林中飞快向山顶掠去,没能引起谁的注意,但宪惜武已经将“它”看得一清二楚。随即扔下队伍的垫后工作,向林中追去。

他在密集的树木间前进了许久,但好像没有尽头一般,可供追寻的气息完全消失,宪惜武停下来,林中被设了强大的阴阵,所有的气息与方向感都难觅丝毫。

一只巨大漆黑的鬼爪,洞穿了宪惜武的心口。

“……这种魂力密度,真是不敢想象你吃了多少。”

“你的四界阴阳瞳看起来真是美味,当然,你提供的信息也不错,只是还没有你的血肉可信度高。穿越四个世界还未成功只能说明你能力不足,放心,你的力量与遗愿我会带去下一个世界的。”是老者的声音,他身体被黑气环绕,头上的一对长角明亮如火。

鬼人,是人类通灵体质的巅峰作品,古今也不过一二,他们存活于阳世,不仅能看穿阴阳,更能自如地运用魂力,杀鬼吞魂,远远凌驾于人与鬼的能力之上。

老人把鬼爪缓缓抽回,拉出了宪惜武的魂魄,迅速吞进体内,一股强大无比的魂力从老人身上扩散开,追随老人的各派道士皆本能退后几步。良久,老人睁开眼,眸中已是四瞳,颧骨上向两边又长出一对低矮粗壮的角:“呵呵,真是世间最独一无二的灵魂,与一般的大鬼完全不在一个档次。”

突然,又一股魂力从老人身上直冲天际,他轻飘飘地倒地,两团鬼气从他身上析出,是宪惜武与老者,宪惜武飞落进自己的身体,重新站立起来。

“因为体质加成,我的魂魄可以自由离体,而你不能。不过对不住了,你偷袭我时我对你下了蛊。宪氏的通灵脉如今已难择他人,所以不管我入阴入阳,死活全缺,这力量都只能效忠于我。”

宪惜武对老者伸出右手,无数根黑色的线从老人的躯体上伸向他的魂灵,捆绑住又拖回体内,这时宪惜武身上的洞以极快的速度愈合,同样的洞出现在老人身上,他蜷缩于地,沙哑地叫着,疼得大口吐血。

“你现在无法死去,但我会让你生不如死,我的畜牲。”

“……竟然能在我的鬼爪中下蛊,把蛊术与降头术结合运用得如此……本以为宪家早就灭族,没想到还留下你这么个贱种。”

“现在愿意听一下我的救世之法了吗?算了,像你这样傻到以为我会与人类为伍的家伙应该是无法理解的。”宪惜武抽出背后的两把环首唐直刀,瞬间,丛林四面冲出了一群拿着各式兵器的人,与几百道人杀成一片。

“这些人身上都有无伤蛊,你们是杀不死的。龙眠谷收藏着许多谜一样的上古煞器,但以现人之力无法挥动,正因为他们被下了不死之蛊,我可以随意改造他们的身体,让他们得到常人数十倍的力量。”

消化系统的内脏被换成了一套大功率动力轻量循环系统,骨内灌注钨钢贫铀纤维,血夜换成高性能无机流体,肌肉通过超大量活化和线粒体增殖激素与改良配合巨大的能量供应……这是一个理科生的骄傲吧,毕竟是花了一百多年才筹集出来的,第一次投入使用,让宪惜武心愉难抑。

“这完全是杀人用的,你真是个混蛋。”

“当然,这才是龙眠谷人该有的样子。”

青铜掉杀刀,响尾伏魔棒……风卷残云般舔舐着鲜活的生命,这是杀戮的艺术。

一把巨大无比的开山刀明亮地于人群中游走,它在子遇手上翻飞旋转,划过空气发出闷响,流畅无暇地挡下刀剑与子弹,不停地杀人,刀面依然一尘不染,子遇将它引向空中高跃接住,反手按下,刀面在逆向一甩中如歌女躞蹀,展开为相接的十一刃,像一把巨扇,落地即把两位南派长老拍作肉泥,刀扇之风所过处,人身上都燃起蓝色的火焰,渐渐变成一坨坨焦渣。

“宪爷,根据您的吩咐,留下了几位佛门长老。”不过几分钟,所有道士已都身无全尸。

“长老,我宪惜武从不求人,今天跪求几位助我一臂之力,希望你们能够相信我,接四界之缘,在此地完成阴间重构大业。”

为首的长老扶起宪惜武,注视他的眼睛须臾道:“阿弥陀佛,施主如今于世劫绝境中仍然初心不改,舍身救世,我等理当以性命相助。”

宪惜武眼眶微微湿润:“走吧,我们去山顶。”

只有特殊体质的人才能使用因律门,但都会造成叠加的效果,即使拥有鬼人的魂魄承压量,依然会有负荷的上限,老者就是最为直白的证明,因而门的使用总是有限的。事到如今,也只剩破釜沉舟,背水一战。

几十人向着天池攀进,一路上的碎尸越来越多,快要接近山顶时竟到了踩着尸体走路的地步。宪惜武弯腰捡起一把锻钢千机伞。

“看来我们的人没能撑住啊。”

突然,一只苍白的手从碎肉堆中伸出,将一张黄符抹在宪惜武腿上,符纸立即开始燃烧。

“快散开!”

黄符燃尽,一道金雷从天空中直劈宪惜武。

许久,烟尘散尽,只剩下半边身子的宪惜武身体逐渐恢复,不远处被带着的鬼人老者因为被堵着嘴,只是躺在地上不断抽搐,翻着白眼。身体也由魂气环绕着开始生长。

“真的很耐用,跟一般人就是不一样,没浪费我二两蛊。”宪惜武爬起来,从尸堆中拣出一块干净些的肉开始吃:“几位长老没事吧。”

“无大碍。”子遇答道。

“肉还算新鲜,我们双方的人都死光了,看这死法,应该另有不速之客。”

血雨还在下着,但四下已经没有血水怪。天池的水不停地咆哮,泛着鲜亮的红色。众人踩着稀疏的石桩登上因律门。

因律门是一座基于四根巨大石柱之间所建的极其复杂的齿轮结构,齿轮大的直径有数十丈,小的可能还不过分厘,齿轮面及每一个齿,挤压面上都有不同的、用来切合拼接的各样阵法刻印,通过这一套机械结构带动无数大小阵法不停循环,环环相扣,产出特殊的能量打开时空裂缝。四位佛门长老各坐于四柱的顶端,闭幕吟经。

“宪爷,什么时候开始。”

“在等……”

话音未落,一个白色的影子闪到眼前,使一根绑缀满白色布条的齐眉棍,对着宪惜武乱棒抡下。宪惜武出刀格挡,二人点着碗口粗的矮石桩跳跃拼打,把雨雾搅作一团。

几个来回后,各落定一根桩上。

“还在因为我初次见面的失礼耿耿于怀吗?‘白’跟‘黑’,你们现在应该取回了之前无常的记忆。据说阴界之神有阅人前世今生的能力……哈当然我也有,所以请您仔细看一看,我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缄默片刻,白道:“下来吧。”

一个同样装束持棍的黑袍人站到白的身边:“真是个有趣的灵魂,但我不认为你有较大的把握。”

宪惜武瞪着黑白二鬼:“你们身为阴界之神,却因为自己的疏忽葬送了整个阴间,不要说自己已经对这个世界没有感情,这个世界是错误的之类的胡话。不管如何,你们的罪是客观存在的,做为掌管者不履行职责,把世界搞成这个样子,你们可不配当神。”

“是啊,那你要如何呢,先杀掉我们?你随便吧。”

“不,我可以再给你们一次从头再来的机会,重组阴界,你们想要吗?”

“……”

“哼,那就照我说的做,我已经向你们和盘托出了。”他指着自己的眼睛道。

宪惜武说完跳上了因律门的中心,在传送阵法的交点用几块拳头大小的卵石磊成倒山形。无常跟上来。

“这是阴•界。你真是个猴急且容易摸透的人。”白与黑看向他。

“这可不像什么好话啊……行了,你俩用阴神阵覆盖这里吧。”

“一黑一白将棍子齐齐一顿,两个半圆形的瘴气阵出现在三人脚下。这个阵法出奇的大,差不多快要遮住了整个天池。”

“真的能行吗?这可是阳间啊。”

“拜你们所赐,阳间已经没有阳物,所以理论上神明的阵法可以在此使用。”宪惜武把刀插进巨大的机械内部,将一个小齿轮挑竖起来:“只要能把下一个世界的阴间送过来,再连结上一个世界……不,是我原初的那个世界,阴阳就能拼齐,下一个世界的阴界便会‘崩坏’,这个跨空间的因果轮回也就合理完整了。”

“可笑,如果成功了也就说明所有的阴间崩毁都是不同纬度的宪惜武作所为,虽然给阴间的无故消散找到了合理的解释,但这样的罪恶你背得起?”

宪惜武谦谦一笑,行了一个绅士礼,哑音道:“给神分忧解难是卑微的我应该做的。为了确保黄泉大道能无误连接这里和第一个世界,我已将中间二世界的人杀尽,只要没有与阴相引的阳存在,它们都只是道路的跳板。”

“为什么你相信那个世界还有人活着?”

“当然,那儿是我真正的家,有我真正的亲人,他们相信我,我自然也相信他们。我都活下来了,他们为什么不行?这就是美好的羁绊吧,让我孤注一掷得很放心呢,这是我自私的决定。”

一直在作戏,还得做到移步换戏,这样的精神负担可不是仅凭老练狡猾就能轻易担起。

宪惜武回过身:“法术即将开始,不能留这么多活人存在,你们……”

龙眠谷几十人齐齐作揖:“我等以能使用谷中先祖所留下的冠世煞器为终生追求,宪爷能圆我等之愿,早已无怨无悔。”众人将解蛊之药取出服下,身体迅速朽烂,不多久就变成了一堆废铁。

子遇将水月芭蕉扇插进齿轮中的一个卡槽,刀身上现出一个火轮回的图案,燃起符火注入其中,沿着阵法的刻印蔓延,逐个点亮了所有的阵法,子遇变成了一座人形冰块。

齿轮组发出古老的声音,运转起来。

“几位长老,你们要仁心永驻,以慈悲救世,为往来孤魂指明阳间正道。”

狂风大作,池水汹涌,一条刺眼的白色竖直细菱形“裂缝”出现在因律门的正上方。血雨突然下得很大。

“喂,别干傻事,把自己的魂魄暴露在血雨中会变成血怪的。”

宪惜武的灵魂飞出躯体:“没办法,要完成空间的移送需要大量的魂力,我们得赶在这玩意消失前完成。”他飞向空中,散发出强大的阴气,血雨在他的魂体上黏住,不断试图包裹住他,但始终没能让宪惜武完全变为血怪。

“都给我上来啊——”

四面八方,数以万计的怪物以宪惜武为中心扑上天池,后被巨大的阴神阵吸收。

“还是不够!缝隙快合上了!我们去顶一会儿。”黑与白飞进裂缝,用身体撑在了缝隙之间。

“嘿,神就是比人强太多哈,竟能以己之力与时空相抗衡。”

没过多久,黑白身上出现了一道道裂口,鬼爪也变得破碎不堪。宪惜武回到躯体内,在台下找到了四肢被砍去的鬼人:“虽然你是个不可多得的载体,但现在想留也留不住你了。”

宪惜武三两步跑上石柱,一咬牙,将鬼人老者抛入了缝隙之中。

……

在似无终点的坠落中尽力睁开眼睛,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红与黑的天空主色调,其次,一条贯穿天地之间壮观的亮白色巨柱,如同无顶的巨门微开照进的晨光,黄色的浪涛从巨柱下方不断涌出,各种齿轮碎块在身下扑通扑通落入水中。

“又失败了吗。这次看来没有下回喽。”

他感觉自己摔在了一个竹筏上,扭转脖子,一位蓑衣老人手持长竿立于筏面。

“喀啦。”

几块同样的鹅卵石稳落在筏中央,依然是倒山形。

竹筏没有丝毫晃动,仿佛并不属于这个世界之中。

老人将竹竿在筏上一顿,水花四溅,卵石腾起到空中在筏上罗成正山形,这是他发现老人手中捏着一片细小的齿轮。

“你这老头是谁,为什么会知道这些……”

“我为引渡者,由隙中穿越而来。你可以认为我是咖啡馆里一个永远沉默在前台擦洗瓷杯的服务生,客人总是不尽相同,各有经历,他们会喝下一些东西渴望倾诉,虽然对象不是我,但干得久了,自然也就会知道许多事。还有啊,不要叫我老大爷,我没有你大。”

“没见过。不过抱歉了,我毁了你的世界。”

“不必抱歉,黄泉引渡人只有一个,不管多少个世界,都只有一个。”引渡人把齿轮想硬币一样弹起,落在了卵石的顶端:“这令人激动的创世一刹,就由你我共同见证吧。”

水中顷刻卷起了一个宽阔的旋涡,一条黄泉大道于天池中升起,延伸进了巨大的裂隙之中,另一端与一座木桩平板桥相连,桥身儃佪蜿蜒,与大片黑色雾水中的石峰相掩交错。桥面离水很近,仿佛没有尽头如一个迷宫,极目远眺,两座走向相同的山峰紧贴,中间的夹缝中似有火光点点,就是阴界传说中的宿水城,一座由魂气与无数记忆堆积而成的万灵归宿。

“这是……那咱们的阴阳嫁接算是成功了?哈哈!没想到我只差了这么半步。”

引渡人将搁浅的筏子拖回水中:“举手之劳。”

黑白无常互相搀扶着走下来,身体已经残破难辨:“奈何桥的终点,这里就是由阴入阳的转生门。原来不过是一个时空缝而已。我们现在时间无多,但有你来做阴界之王也就放心了……真的连做普普通通的人都成为奢望了啊。”

“可是现在王要求你们马上去投胎,我会在这重新等待你们一个轮回,算是放二位一个小长假,论神,还是你们两个拿着鸡毛掸子棍的家伙知名度高一些。”

宪惜武望望四柱顶端,四位长老化为了石头。他拽着狼狈的黑与白扔进了转生门。

“喂,渡,他们不会再走过悲惨的一生后又毁灭世界吧,难不成这才是真正的轮回?”

引渡者笑笑:“理论上不会。他们没有走过奈何桥,转世后会带着完整的记忆,而且也没有你,不会胡作非为的。”

“那我大概要等他们多长时间?”

“一千零六七十年吧。”

“什么?我还迫不及待想回到阳世做一个浑浑噩噩,杀人喝血的二流阴人呢。”

“一个人从宿水通过奈何桥走过来要一千年的时间,一千年,人会想开所有事,忘记所有事,这比喝多少碗痴呆汤都好使。”

“那你呢?需要走过转生门吗?”

“抱歉,连接世界的道路不止一条,但不能告诉您。”

“唉,最后还是只剩我孤身一人。终于知道黑白为什么要逃离了。”

……

“渡,带我去转转可否?”

“正有此意。”引渡人平平一笑,在筏上让出一块位置。

“王啊,您喜欢桃花吗?”

“桃花吗。真是还从来没有见过呢。”

深夜食堂/神相赊刀人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