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医院鬼故事 > 无罪残杀 > 详细内容

无罪残杀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43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tbon021.com 收集整理

陈生转过头去,他的身后是一面镜子。

镜子中的他,脸色呈现不健康的蜡黄色,头发毛糙的遮在无神的眼睛前,发紫的嘴唇起皮干裂,还在剧烈的喘着粗气。

乍一看,活似病入膏肓的中年男人,陈生伸出舌头润了润嘴唇,他才刚刚二十余岁。

他不记得在这栋废旧的大楼里迷失了多久,恐惧与绝望与日俱增,陈生紧张的透过门缝向长廊察看,那追杀他的人,并没有追上来。

“呼!”

他长舒一口气,后背倚靠着墙壁缓缓滑下来,直到坐在冰冷的地板上,他感到很困,并且非常疲累。

不明不白的惊醒在这栋大楼以后,他就再没有好好休息过了。

他现在必须休息一会儿,不然很可能坚持不下去。

窗外一如既往的黑暗,窗子似是与外面的空间融为一体,打不开,即使是砸碎了玻璃,那后面就仿若是一堵淤泥做的墙,让人透不出去。

不知如何来,也无法出去这栋大楼。

他被困住了,和一个要杀他的男人困在一起。

陈生蜷缩在墙角,用一个大衣柜将自己挡住,皱着眉浅浅睡去。

“陈生,这个周末你就不要加班了,好好陪我行吗?我们都已经很久没有认真相处过了。”

电话里传来女友张媚的声音,陈生有些为难的皱眉,却还是尽量将语气放柔:“我尽量,如果周末能够搞定这份合同,咱们就去看电影。”

张媚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陈生总是忙于工作,很少陪她去娱乐,不过她已经习惯了,聊了几句后,电话挂断。

陈生从抽屉里掏出一个包装精美的天鹅绒盒子,打开来,一颗设计独特的戒指闪耀着钻石独有的微光,他苦笑着自言自语:“等我有时间了,张媚,我就要娶你回家!”

“嘶!”

陈生从梦中惊醒,有什么粘稠的液体正在滴到他的脸上,陈生仰头一看,昏暗的光芒边缘,被血水渗透了的天花板,正在向下滴血。

楼上可能发生了什么事情。陈生站了起来,他并没有休息很长时间,所以脑袋昏昏沉沉,小心谨慎的观察了长廊之后,陈生放轻脚步,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走廊两边的门都微敞开一条缝隙,仿若潘多拉的魔盒,走到长廊中央,电梯的灯还如常亮着,并且正在上升。

红色的数字显示着——8。

陈生倒吸一口凉气,他现在就在八楼,就在他刚要躲起来的时候,电梯继续向上升去,到了九楼,停了下来。

这下子陈生可以确定,楼上一定发生了可怕的事情。

他怕打草惊蛇,于是走到走廊尽头的楼梯间,在里面发现了一把消防斧,沉重的感觉令陈生多了些勇气,他步上楼去,九楼静悄悄的,长廊的灯已经被破坏,一片黑暗。

陈生咽了口唾沫,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他一定要知道,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栋诡异的大楼又是怎么回事。

他向前走了两步,突然,黑暗中,一个人撞在了陈生的身上,很明显,这个人也在轻手轻脚的前进,只是和陈生刚好是相冲方向。

“陈生!”

陈生举起的斧子怔在半空中,这个人认识他!

尖锐的喊声惊动了黑暗深处的人,沉重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一只手扯住陈生的衣袖,向楼梯间里冲去,那人焦急的说道:“他来了,快跑!”

陈生来不及问任何问题,就陷入了逃命狂奔之中。

这栋大楼共有二十层,每一层有二十个房间,楼梯间和电梯各有两部,迷宫一样,那人拉着陈生一口气跑上了十三楼,与追杀他们的人拉开了距离,又从另一边的楼梯间回到了九楼。

最危险的地方,或许才是最安全的。

“你是谁?那么黑的走廊,你是怎么认出我的?”

陈生满腹疑惑,他们藏在那间向下滴血的房间里,那人警惕的左右察看后,长舒一口气,他抬起手腕看了看表,神色紧张。

“陈生,你听我说,我已经没有时间了,你要记住,一定要杀了那个人,不然你永远也走不出去!”

陈生一头雾水,没有时间是什么意思?这个人怎么看也不像要死的样子,又为什么一定要杀了那个人?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这里究竟是哪里?没有时间了是什么意思?”

陈生的问题太多了,不等他一口气全部说出来,那人焦急的打断陈生的话:“我必须走了,我刚才已经重创了他,但是能杀死他的人只有你,还有,陈生,那个人杀死了张媚!”

什么?

陈生大张着嘴,脑袋里一片空白,张媚,张媚不应该好好的在家里吗?她怎么可能会死呢?

“你骗我!张媚不会死的,她活的好好的!”

陈生愤怒的抬起头,惊诧的发现,那突然出现的人,又突然不见了,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

张媚死了……

陈生实在消化不了这个信息,他发疯般的将眼前一切看得见的东西砸出去,大声的喊叫,发泄着心中的悲痛,这个房间,很快被他破坏的一片狼藉。

电梯到达了九楼,发出了“滴”的一声,清脆而又恐怖的声响,来自地狱一般,催命似的。

陈生立刻意识到了自己的处境,他秉着呼吸站在门后,手里那把锋利的消防斧,剧烈的颤动着。

他要杀了他,为张媚报仇。

脚步声很快就停在了门口,那个人谨慎的踏步进来,他的手臂还在流着鲜血,腹部仿佛被什么利器刺伤过,果然是受了重创,陈生找准机会,提起斧头狠狠的砍了下去。

鲜血迸溅,那个人不可置信的缓缓回过头,看清那人的容貌,陈生只觉得自己的脑袋,瞬间就炸了。

他长着一张和陈生一模一样的脸。

病房内,一个小护士激动的说道:“陈医生,病人醒来了!”

被叫做陈医生的人正在擦满脑门的热汗,他闻言连忙走过来,看他的长相,正是在那栋诡异的大楼里突然出现的人。

“太好了,你终于醒过来了,也不枉我冒着生命危险进入你的意识世界,感觉怎么样?”

陈生迷蒙着眼,看着陈医生,嘴角勉强扯起一丝弧度,表示自己还很好。

陈医生便放下心来,安慰陈生好好休息,他也很累了,出门后,想了想陈生的经历,不禁叹了一口气。

那个周末,陈生带着戒指,准备向张媚求婚,可是没想到,张媚竟然因为忍受不了寂寞,移情别恋,并向陈生摊牌,他忍受不了这个事实,心里又极爱张媚,竟然分裂出一个残暴的人格,杀死了张媚。

陈医生摇了摇头,他躺在休息室里,快睡着时,突然觉得有些异样,可是哪里不对,又说不上来。

陈生呆住了,他杀死了一个和自己长得一样的人。

这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空间,陈生双手染血,他哆哆嗦嗦的站起来,这个房间并没有因那个人的死亡而产生任何变化,他再次陷入疑惑,这样的话,自己要怎么出去呢?

身后突然传来脚步声,陈生一惊,连忙去拿还砍在尸体上面的斧子,但是已经来不及了,他一下子想到,当那个突然消失的人在和追杀他的人打斗时,那个乘坐着电梯到九楼的人,又是谁呢?

他回过头去,又是一个和他一样长相的人,正举着一根木棍,狞笑着,狠狠地向他砸过来。

病房里,躺在床上的陈生,缓缓的勾起一抹诡异的笑容。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